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港澳台新闻>>正文

亂港姿識-如今口罩变成了乱港分子的「心理保护伞」

吴亦凡被激光照射

《大公報》上周報道指出,三年前的旺角暴動中,暴徒除了帶備自製盾牌外,亦戴上口罩並穿上全黑衣物,以逃避鏡頭「捕捉」和「點相」。旺暴發生後,多名建制派議員曾提出仿效西方國家引入《禁蒙面法》,禁止所有人在集會遊行或衝擊中以任何方式遮蓋面部,包括戴面具及口罩,有助執法及檢控工作。不過,現時科技愈來愈發達,內地人工智能企業銀河水滴於本月初在北京發佈全球首個步姿識別互聯繫統「水滴慧眼」,該系統集步姿建庫、步姿識別、步姿檢索和大範圍追蹤等功能於一體,即使目標人物將臉遮住,系統也可以通過走路姿態辨認出來。

楊全盛亦認為,步姿識別不會影響個人私隱,因為面部識別已使用較長時間,「相比面部,步姿對於私隱的影響可以說是微乎其微。」對於在最近的衝擊示威中,絕大多數人都戴口罩,他質疑為何提出訴求需要蒙面,「是訴求見不得人,還是提出訴求的人見不得人?」他支持盡快設立《禁蒙面法》,認為該法例非香港首創,許多西方國家都行之有效,亦可讓大家「光明正大」地表達意見。

香港智慧城市聯盟召集人楊全盛表示,香港對於生物色別技術的使用主要還是面部識別和指紋識別等方式,若步姿識別能夠廣泛應用,相信對警方搜證及舉證會有很大幫助,例如當有人遮擋容貌或化妝易容時,能被輕易辨認,令罪犯無所遁形,同時亦能令有意犯罪者失去心理保護。

銀河水滴前年曾在央視節目中示範該技術,在登記了目標人物的步姿後,能在現場十多名步行者中即時找到目標。該技術不僅能在人類中成功認出人物,還能在21隻相同家族的金毛尋回犬中找到目標狗隻,甚至只靠步姿剪影也能找出狗隻,識別精確度令人震驚。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香港中旅國際投資有限公司副主席盧瑞安表示,現在社會上不斷出現遊行,遊行之後就發生衝擊,「這種情況是盲動的,是反智的」。他認同蒙面是亂港分子肆無忌憚發起衝擊的一個原因,認為若真的是和平示威遊行,就不怕大大方方地以真面目示人,「早早戴上口罩,是不是因為準備衝擊,怕被拘捕而感到心虛?」他認為,如今這些亂港分子的行為有違常理,過去以安全、穩定聞名的香港竟隔三差五地發生暴力衝擊事件,「這些人或許是中了一種叫『暴力』的病毒」。

本身是律師的全國政協委員簡松年表示,上次香港出現大規模戴口罩的情況還是在2003年,但當時口罩的用途與現在截然不同,如今口罩變成了亂港分子的「心理保護傘」。他提及近日一段視頻當中,一群年輕人對一名長者實施暴力,其中一人沒有戴口罩,同夥即刻提醒說:「快啲戴返口罩,唔好被人認到」。簡松年認為,香港何不效法外國設立《禁蒙面法》,卸下亂港分子的「心理保護傘」,相信能夠大大減少暴力行為。

來源:大公報責任編輯:glory

戴口罩示威 擺明心虛對於口罩蒙面黨大行其道,多名政界人士形容,上次香港出現大規模戴口罩的情況還是在2003年,當時市民為避免感染「沙士」病毒而戴,如今的口罩黨卻像是中了「暴力病毒」的患者。

據大公報報道,亂港分子接連發動暴力衝擊,口罩、頭盔成了他們隱藏身份的工具。《大公報》上周作專題報道指出,「蒙面暴徒」始於2016年旺角暴動,通過戴口罩或蒙面以逃避警方追捕。然而,今時今日蒙面已不能阻礙「認人」,內地最近研發出僅通過行走步姿,就能辨識個人身份的技術,就算改變容貌,一樣無所遁形。本港科技界人士直言,生物色別技術的廣泛應用是大勢所趨,希望可盡快引進香港,令企圖犯罪的人失去「心理保護屏」,以減少社會罪案;而在引入該技術之前,則應盡快設立《禁蒙面法》,令亂港分子不能在面罩的保護下為所欲為。

50米以外人物同樣認得準據悉,該系統通過分析一個人步行時,從身體輪廓到手臂擺動,再到腳尖朝內還是朝外等數以千計的特徵,建立數據庫,可以識別50米以外的人,即使這個人遮擋臉部或背對鏡頭,一樣可以被認出。銀河水滴表示,和人臉識別相比,步姿識別擁有遠距離、全視角等諸多獨特優勢,準繩度高達94%。該系統能基本滿足公共安全領域的基礎需求,據了解,這套系統已陸續在湖北、廣東、上海等地應用。

今日关键词:宋有彬金昭希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