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仔称曾听过前线的「手足」说过收钱「做嘢」-中国建材资讯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港澳台新闻>>正文

日本产经新闻-黑仔称曾听过前线的「手足」说过收钱「做嘢」

河北车辆连环相撞

黑仔與光仔多次一起參與暴亂,理大一役,黑仔不能透露正被審訊中光仔的角色,他稱在理大時自告奮勇當哨兵,負責駐守理大V core哨站,觀察警方舉動,用無線對講機向「上頭」彙報。黑仔說不知「上頭」是誰,每人在理大都不知對方身份,他只是定時定候彙報警方防線的最新情況,對講機另一方會傳來「收到收到」。黑仔說理大環境惡劣,滿地玻璃碎、飯堂無人清洗食用碗具,廁所衞生更糟糕得嚇人,他在理大第三天已想逃走,但遇到年長暴徒阻撓。黑仔憶述他與幾名成員向駐防的「海關」說已沒有裝備,要離開,但那名年約三十多歲的暴徒拿了一桶「物資」出來阻撓,「佢叫我哋幫手出去打(警察),我真係全心全意想走,我真係驚,因為無諗過會被警察封鎖。」黑仔拒絕再衝,其後看準機會與其他成員逃離理大。

(大公報記者 施文達)理大暴亂事件雖結束,但暴徒仍繼續到處行私刑、堵路、掟汽油彈。《大公報》專訪一名參與中大暴亂、在理大當哨兵的年輕黑衣人,親述沉淪暴亂半年,誤走違法歧途的心路歷程。種種黑暴惡行,令他開始反思,不能再以「和理非」自欺欺人了,現在早已「和勇不分」。他忍不住向記者坦言:「我都覺得佢哋變咗質!」

責任編輯:劉雲

21歲的黑仔(化名)與「手足」,18歲的光仔避過理工大學警方防線,二人逃離理大後,光仔因涉嫌其他暴亂罪落網上庭,日前黑仔戴黑色口罩、黑帽半遮掩樣貌到法庭旁聽;未開庭前他不斷用電話發佈訊息,向暴亂小隊成員彙報案件進展。

佢叫我哋幫手出去打警察,我真係驚!

前排掟汽油彈收8000元,打警察就一萬

黑仔說不關心政治,但與其他「和理非」一樣因6月9日所謂的百萬遊行挑動他的好奇心,6月12日暴亂首次經歷催淚彈,此後便成暴亂常客,他亦愈走愈前,「出到嚟會畀大家感動到,你會見到前面第一排食催淚彈,跟住後面啲人一齊話要接力,繼續做第二排前線,要接力同啲警察抗衡。」黑仔坦然受暴亂氛圍感染,不自覺愈走愈前,走上犯法之路。

「我同光仔屬唔同小隊,喺9.21元朗集會認識,之後中環堵路再見返,大家都係『和理非』,理念一樣,經常約出嚟食飯,成為好朋友。」在職的黑仔說他的小隊成員都是年紀較大的在職人士,包括六十多歲的助暴「媽媽」;仍在學的光仔則與幾名中學同學組成另一隊學生暴亂小隊。

黑仔自稱他沒有收錢,是真心爭取所謂的「五大訴求」,但當記者反問他由最初參與合法遊行的「和理非」激化做傘兵、哨兵的「和勇不分」,又看到暴徒的自私、猙獰,他們口中的所謂「抗爭」是否已變質?黑仔低頭沉默不語,當他看見記者收起記事簿,關了錄音,才坦白承認:「我都覺得佢哋變咗質!」

由六月至今多場暴亂,黑仔親睹看似最勇武約20多歲的暴徒,帶頭煽暴衝擊警方防線,發號施令「衝出去」,惟當防暴警開始追捕,該暴徒卻心怯率先逃走,並非如煽暴「文宣」所謂的齊上齊落;而黑仔稱曾聽過前線的「手足」說過收錢「做嘢」,「企前排掟汽油彈收8000元,打警察就一萬,我嘅律師表哥都話收到風係呢個價。」

不少青年暴徒明知抗爭已變質,仍聲稱為了幫所謂「手足」而繼續沉淪

黑仔有親戚是律師,經常提醒他掟汽油彈可判監十年(最高刑罰判處終身監禁),每次暴亂黑仔自知未能承受坐十年監的風險,堅持只做傘兵,曾多次被周遭暴徒遊說掟汽油彈,他都堅決拒絕。惟只得14、15歲的中學生意志軟弱,「原本個個都驚坐監,但係會有人(暴徒)同佢講如果大家都唔做,就無人去抗爭,跟住就做埋一份。」黑仔說時壓低聲線。

今日关键词:丁俊晖遭横扫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