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3d走势图-新闻无限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娱乐新闻>>正文

饰演亲子-最大的矛盾是孩子的童心和家长“不能输在起跑线”的焦虑

奔驰女车主违约

《小歡喜》第一集,季楊楊開着紅色豪車進學校的情節,來源於杭州一所中學的真實故事。「當時教導主任想去管,可是心裏突然咯噔一下,怎麼管?常規說法是,『學校是讀書的地方,不是炫富的地方』。可是貧富差距在生活中就能看見,如何讓孩子心服口服?」魯引弓說。

童年階段,最大的矛盾是孩子的童心和家長「不能輸在起跑線」的焦慮,有的孩子從幼兒園就開始補課,失去了童年;初中階段,剛剛成長起來的青少年,和成績排名的社會分層雛形產生矛盾,家長焦慮「一步沒跟上,再也跟不上」;高中階段,孩子的三觀已經形成,青少年的夢想追求和成人世界的功利目的就可能產生衝突,矛盾往往圍繞着人生選擇,比如,大學選什麼專業,畢業找什麼工作。

做了大量採訪后,魯引弓發現,很多人不知道怎麼做父母,「孩子平常是天使,一旦做作業就是天敵」。劇中海清飾演的童文潔訓兒子那一段,很多人彷彿看到了自己和「我媽本媽」,「實際上孩子是寶貝,但在那一刻,人失控,忘了怎麼做父母。」

《小歡喜》要解決的是親子問題,而高三正是親子矛盾最激烈的階段。「高三之後,孩子就要出門上大學,這是他們離開家長之前最後相依的階段。按理說這是挺難得的時間段,可偏偏碰上了壓力巨大的高考,這必然碰撞出奇特的現象,現象背後是價值觀。」魯引弓說。

於是,我們看到了小說《小歡喜》和近期開播的同名電視劇。「什麼是真正的小歡喜?是對親子關係的了悟、對孩子成長的放手,小歡喜實際上是心底的一分溫柔,是溫柔帶給我們的歡喜。」魯引弓說。

不過,讓魯引弓意外的是,《小歡喜》的不少觀眾是大學生。他們已經過了高考這道坎,看這部劇時,也許是回想起了自己當年的經歷,也許是離家后再回頭看,感受到了親情的珍貴。

淹沒在作業堆里的「精神留守兒童」

    

家長還是學校:誰能領走《小歡喜》

《小歡喜》要表達的是親子關係在當下的新困境,家長的經驗跟不跟得上時代,家長是只關心孩子的成績還是與他有心靈的交流,交流方式是什麼……劇中陶虹飾演的宋倩對女兒展開了「全包圍」式關心,女兒在現實中有原型,她對魯引弓說:「媽媽以上海為圓心,上海到杭州為半徑畫了一個圓,讓我報大學不能離開長三角。可媽媽當年自己考那麼遠,我為什麼不能去北京呢?」

魯引弓的三部曲《小捨得》《小別離》《小歡喜》,分別對應的是孩子的童年、初中、高中。共同特徵是,家長一直很焦慮,而每一階段的矛盾又有所不同。

高三是親子矛盾最激烈的階段

《小歡喜》中,由郭子帆飾演的季楊楊

在採訪過程中,魯引弓接觸到很多發生在高三的悲喜——有的家長過於擔心孩子,在學校門口租個房子,全職陪孩子讀書。孩子覺得媽媽盯得太緊,什麼都替他拿主意,開始懷疑自我價值,一度嚴重到一個月都不跟媽媽說話。媽媽緊張,配了治抑鬱症的葯,但又不敢給孩子吃,就讓老公先試藥。

家長的經驗是否跟得上孩子面臨的時代

有的「信息寒門」是客觀的,有的則是主觀的——家長和孩子之間缺乏交流,沒有深度參与孩子的成長,忽視了來自孩子的信息,在《小歡喜》中的典型就是季勝利一家。家長漠視孩子的心靈世界,孩子覺得,你只關心我的分數。曾經有孩子對魯引弓說:「我是淹沒在作業堆里的精神留守兒童。」

魯引弓以前寫的多是職場、城市青年,《小別離》走紅后,他突然多了很多中學生讀者。孩子們很樂意跟他交流,還給他命題作文,「叔叔你再寫一個籃球題材的」,而且反覆強調「一定要熱血」。而這群孩子都即將參加中國孩子最大的集體「熱血行動」——高考。

一個真實的故事是,某名牌大學到一所中學提前招生,老師選了幾個學習不錯的學生去考試。考試之前需要在網上報名,報名截止前兩個小時,老師發現,一個學生沒有報名——這位學生家長是農民,根本不知道如何操作。

動筆寫《小歡喜》前,魯引弓先花了三四個月時間,走訪了十幾所學校,有的學校還給他設了一間辦公室,老師學生一有空就愛找他聊。大人小孩的臉上都有迷惑和焦慮,「學渣」焦慮,「學霸」也焦慮,學生焦慮,老師也焦慮。

魯引弓發現,孩子和家長的衝突,一個關鍵點是對幸福的定義——今天幸福和未來幸福哪個更重要。家長說,現在你要苦讀書,考上大學后隨便玩,彷彿所有的好日子都在推開大學這扇門以後。而孩子覺得幸福得有比例,今天的幸福都沒有,怎麼保證未來。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社會發展太快,很多老師跟魯引弓說,「現在家長的經驗不夠用了。」比如,高考填報志願,浙江高考改革后,能填80個平行志願,不少家長搞不明白。當家長忍不住替孩子作選擇,希望孩子考公務員、做醫生、當老師,「因為穩定啊」,他們是否會關心孩子的興趣愛好與夢想?

「家長從自身的經驗出發,固然不想讓兒女太辛苦,但我們要培養怎樣的孩子成為未來的接班人?教育的目的是要培養不可想象的人,不然社會不會進步。」魯引弓說。

談到中學階段的突出問題,老師告訴魯引弓,現在人們討論「寒門難再出貴子」,寒門不僅是財富評價,父母的視野、文化積累,都將影響孩子未來的選擇。

魯引弓寫《小歡喜》時,黃磊替他起了這個書名兼劇名。黃磊的解釋是:中國家庭的歡喜來自「熬着」,過一關就開心一下——中考算過了個小關,高考就過了個大關。魯引弓補充道:「小歡喜」對應的是「大焦慮」,這個焦慮來自每個家庭的未來——孩子。既然現實已經如此焦慮,書和劇就別喋喋不休,不妨提供一個方法論,怎樣在焦慮中找到一點點歡喜。

今日关键词:曼城2-3升班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