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承诺方拟以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进行业绩补偿-乐清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上市股份-业绩承诺方拟以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进行业绩补偿

南朝石刻遭拓印

當然,這隻是上市公司在收購中遭遇對賭失敗的案例之一。今年以來,不少A股公司大額計提商譽減值,背後多與併購標的未能完成業績承諾有關。如今,2019年業已過半,那些遭遇對賭失敗的上市公司維權進展如何,記者就此展開了一番梳理。

與上述操作類似,億利達(002686)子公司杭州鐵城未完成2018年業績承諾,姜鐵城、張金路以持有的億利達股份進行業績補償,億利達以1元總價向二人合計回購612萬股股份。截至6月18日,涉及補償的612萬股股份已辦妥註銷手續。

近日,新日恆力(600165)發佈公告,今年6月,公司向法院提起訴訟,訴請判令博雅幹細胞根據相關利潤分配方案,向公司現金分紅共計6000萬元。新日恆力與博雅幹細胞之間的糾葛由來已久,後者在被收購后連續多年未實現業績承諾,且目前處於「失控」狀態。

拖延補償的情況也發生在金盾股份(300411)身上,由於中強科技2017年-2018年均未完成業績承諾,根據約定,業績承諾人周偉洪應向金盾股份補償7.27億元。雖然金盾股份已啟動股份回購併註銷程序,但剩餘業績補償款仍未收到,由此也引來浙江證監局的關注。

值得一提的是,融鈺集團與中遠恆信的故事還有下文。融鈺集團4月8日公告,公司擬將中遠恆信100%股權轉讓給國大永泰,轉讓價格為4967.36萬元,這一價格較融鈺集團此前5039萬元的收購價格看似僅略有折讓,但如果考慮到中遠恆信2018年的虧損情況,融鈺集團此舉也可以稱得上是「割肉離場」。

對賭失敗情況頻頻發生,也暴露出上市公司在處理併購標的治理結構時面臨兩難選擇。事實上,為了有助於業績承諾順利完成,上市公司往往會保留收購標的原有管理層,但正是由於這一情況,收購標的失控的情況屢見不鮮。因此,上市公司如何平衡對併購標的的收權與放權也是需要重點考慮的。

融鈺集團的情況就很有戲劇性,在最初收購中遠恆信時,融鈺集團表示,收購完成後,公司將完善金融服務板塊業務,進一步發揮公司在資本運作能力上的優勢;但在轉讓時又改口稱,私募行業整體經營情況不甚樂觀,市場競爭加劇。這就是典型的對市場形勢預判不足。

上述新日恆力的情況也是典型案例之一,不僅業績補償未果,收購的標的公司也已失控,維權難度陡增。與此類似,天山生物(300313)去年完成了對大象廣告的收購及並表,但還不到一年,大象廣告就已失控。

融鈺集團(002622)的操作有所不同,今年1月21日,融鈺集團公告稱,因一年前收購的控股公司中遠恆信未完成2018年度業績承諾,交易對手向公司作出補償,將其持有的中遠恆信剩餘49%股份無償轉讓給公司。交易完成後,融鈺集團持有中遠恆信100%股權。

不過,其中56件未觸發補償義務條件,不需進行補償,另有72件已履行完畢補償義務。由此看來,上市公司在遭遇對賭失敗時,大多數情況下仍能保障自身權益,但由於資本市場不乏「老賴」,很多上市公司在對賭失敗後為了獲得補償也可謂是殫精竭慮。

此前,某公司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關聯方資產。根據業績承諾,標的資產2016年-2018年度的扣非凈利潤數額分別不低於7.95億元、15.34億元和29.1億元。但是,標的資產2016年-2018年度三年累計實際實現扣非凈利潤50.26億元,累計完成業績承諾金額52.39億元的95.93%。於是,業績承諾方擬以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進行業績補償。

業績補償形式多樣對於收購標的未完成業績承諾的情況,承諾人向上市公司提供現金補償是最常見的補償方式之一。除此之外,如果對賭失敗,上市公司也可以通過低價回購股份等途徑維護上市公司利益。

截至深交所問詢日,業績承諾人上海士辰及胡德良、李向紅均未向露笑科技償付上述業績補償款。深交所問詢背後,是由於根據補償協議,業績承諾人應在年報披露后的10個交易日內支付露笑科技公司業績補償款,但該條款遲遲未得到履行。

併購重組是上市公司做大做強的重要途徑,這一點毋庸置疑。但從一系列對賭失敗的案例來看,上市公司不能被標的資產的光鮮業績承諾沖昏頭腦,而應該慎之又慎,冷靜判斷業績承諾實現的可能性以及業績承諾未實現時公司將如何應對。

6月17日,露笑科技(002617)收到深交所問詢函,重點就是子公司業績承諾未完成的補償進展。一是上海正昀未完成業績承諾,上海士辰作為業績承諾人應向露笑科技補償2.6億元;二是江蘇鼎洋未完成業績承諾,承諾人胡德良、李向紅應向露笑科技補償1.85億元。

監管機構頻頻關注投服中心去年底曾發佈一份報告,對2015年-2017年的重組案例業績承諾完成情況進行了總結。報告顯示,3年中實施的重組案例共807件,有164件未按約定完成承諾業績。

今日关键词:蕾哈娜承认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