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货币可能并不是Libra-泾阳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稳定效率-这一货币可能并不是Libra

司机状告滴滴封号

根據Libra,Libra是「貨幣」及其相對應的金融基礎設施的結合體。它由三個部分構成,作為底層技術架構的安全、可擴展和可靠的區塊鏈,充當內在價值依託的儲備資產,以及作為獨立治理機構的Libra協會。其使命是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

他指出,目前國際上出現了更加註重本外幣趨同的趨勢。人民幣作為SDR的組成部分,標志著人民幣自由使用程度大幅提高,未來也會出現本外幣更大程度一體化的趨勢。國際上出現了能夠更有力促進全球化貨幣方面的舉措,其中一個是加密貨幣,而Libra的出現正是基於此。

關注強勢貨幣對弱勢貨幣的侵蝕

Libra從兩方面改進加密貨幣

從弱幣國來看,因為宏觀調控搞得不好,通貨膨脹太高,就容易出現美元化。最典型的就是津巴布韋,津巴布韋廢除了本幣,最後全部採用美元和其他貨幣。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過程中很多國家也存在着非常顯著的美元化現象。我們與中黑巴(中亞、黑海、巴爾幹地區)交流,包括俄羅斯、土耳其、以色列等國,美元化是一個重要議題。把美元資產、美元存款、美元交易這幾個指標在本國占的比重綜合起來看,中東歐很多國家美元化比較厲害,特別是巴爾幹和中亞。有些中亞國家看起來挺好,實際上美元化程度達到了40%-50%。資本外流和匯率不穩定歷來是弱幣國家頭疼的事。

第二,Libra藉助27億全球用戶的優勢瞄準跨境領域需求。總體來看,新科技的成熟使得交易的效率提高、成本降低。從發達國家來看,由於他們的支付總體已經比較便利,所以新科技對降低成本對發達國家的作用沒有發展中國家大。對有Swift系統的發達國家來講,現有的支付方式效率差異不大,小經濟體、發展中國家有大量的移民、半移民式勞工,產生大量的匯款,但跨境交易特別是匯款效率不高。Libra就是抓住了其跨境交易成本比較高、時間拖得比較長、效率差、用戶不滿意的痛點。另外,目前跨境支付存在的問題也不僅限於技術上,背後的政策問題同樣值得考慮——發達國家對於資金匯出有所擔憂,以及擔心是否會形成對移民產生一種鼓勵政策。發展中國家一般對於資金迴流是歡迎的,但是內部可能存在外匯管制。無論流進流出,也都存在比較大的匯率風險問題,以及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問題。

需要關注的是,對Libra的關注其實和強勢貨幣取代、侵蝕弱勢貨幣有很強的關係。

周小川認為,Libra在過去加密貨幣的基礎上至少作出兩方面重要改進。

第一,它吸收了加密貨幣以往急於求成、迅速建立交易市場的教訓,避免幣值的不穩定和投機成分。他介紹,人民銀行在3年前就提出,如果設計加密貨幣,應參考香港的經驗,做到100%的備付準備金,也就是說,每發行7.8港元必須有1美元的備付準備。過去大家對這方面重視不夠,隨着加密貨幣交易市場出現巨幅波動,市場逐漸接受了這個觀點,現在都強調100%備付準備。當然,Libra概念框架下的內容還沒有很具體,使用怎樣的託管機制、如何測算託管的量,以及如何在自由託管的基礎上進行有效監管,都還未說明。

近日,在由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與國家外匯管理局外匯研究中心聯合主辦的「中國外匯管理改革與發展」研討會上,中國金融學會會長周小川圍繞Libra表達了看法。

Libra不與單一貨幣挂鉤,而是盯住一籃子貨幣,類似此前提出過的eSDR和dSDR。外界認為,Libra若能如願成形,將成為全球數字貨幣發展歷史上一次標誌性的事件,之所以,各貨幣當局高度重視。

同時,貨幣強弱還直接關係到資本流動的問題。目前的強勢貨幣是美元,說強幣侵蝕弱幣是美元侵蝕其他貨幣。未來零售購物、資產交易都可以直接用美元,也會導致資本流動。資本流動不僅取決於投資機會、利差,還會因為尋找安全感出現由弱貨國流向強幣國的情況,特別是有危機、有波動的時候。過去很多年,全球出現的美元化進程,就是美元對弱勢貨幣國的侵蝕。

6月18日,全球社交媒體巨頭Facebook發佈了數字貨幣項目Libra后,立即引發全球關注。

目前已有一些貨幣當局對Libra發表看法,態度分化明顯。6月19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在推出Libra之前,Facebook即已與美聯儲進行溝通。數字貨幣正處於起步階段,美聯儲方面並不擔心其會影響貨幣政策的執行。Libra具備潛在優勢和風險,美聯儲並沒有全權監管加密貨幣的權力,只有當它涉及消費者保護和洗錢時,才會進入美聯儲監管視野。相比美聯儲的寬鬆,法國財長則表示,Facebook加密貨幣不具備成為主權貨幣的能力,穩定幣不應被用於「資助恐怖主義或任何其他非法活動」,並敦促G7成員國央行幫助理解Libra加密貨幣的範圍。德國央行行長指出,與官方貨幣挂鉤的所謂穩定幣幾乎一定會造成系統性影響,不僅因其存在運營風險,還可能削弱依賴存款的銀行及其業務模式,破壞金融市場的中介功能。更有一些國家發出聲明,不會將Libra合法化。那麼人民幣又應當如何應對這一趨勢?周小川提醒,必須提前做好未雨綢繆,使人民幣成為一種強勢貨幣。他談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中國之所以能夠不斷縮小於美國的差距,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在於,危機之前我們剛好經歷了一輪重大的金融改革,機構更加健康、金融市場更加穩健,抵禦金融危機也就相對順利。以此來看,他指出,「從本外幣一體化角度,使人民幣在未來國際化、全球化競爭中處於有利的地位,為我國經濟發展和」一帶一路「服務,同時保持經濟穩定、防止經濟危機。」

周小川認為,Libra本身是否成功還未有定論,未來可能會出現更國際化、全球化的強勢貨幣,導致主要貨幣與它產生兌換關係。這一貨幣可能並不是Libra,但我們相信,從最近幾年趨勢來看,有不少機構正試圖建立這樣一種更全球化的貨幣,屆時就會出現強幣侵蝕弱幣的問題。在周小川看來,這對我們的人民幣和外匯管理都是一個挑戰。

今日关键词:残疾按摩师反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