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快3第一期几点-维普资讯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出售机构-南方能源夸大2016年至2018年的6.5亿元人民币盈利

皇马0-3巴黎

入稟狀指,Lavender於2017年簽立貸款協議,向招銀借取2581萬美元(約2.01億港元),還款期3年。Lavender並把1.436億股南方能源(約20%南方能源股權)質押予招銀。

南方能源控告招銀據媒體報道,南方能源控股主要股東Lavender Row

Emerson最早於2014年4月狙擊旭光高新材(0067.HK)。當時該股早已被另一沽空機構Glaucus指造假。該股於14年3月底停牌至今。

「我們決心儘可能多地暴露中國股市的欺詐行為,最普遍和嚴重的欺詐可能是由上市公司承擔,製造不存在的企業和竊取股東的錢」。

Lavender稱已於上述3月22日前繳付上述第二期還款及第三期利息,且增加抵押品,但招銀仍于本月8日及9日將押股中的16萬股(約0.0223%南方能源股權)出售,並要求Lavender加速還款。Lavender指招銀此舉有違雙方之前的貸款等協議。

南方能源6月6日公告,公司控股股東與畢節市安方建設投資公司訂立框架協議,正洽談出售公司1.44億股(約佔已發行股份20%),該公司控股股東為畢節市人民政府。

沽空報告提到,南方能源的所有業務都經由其全資擁有的貴州優能所營運,因此兩者的財務數據應該完全一樣,惟ESCI文件顯示貴州優能2016年及2017年的收入只是南方能源所公布收入的12%及21%。南方能源又被控三個礦場的實際產量僅報告產量的三分之一。

Ltd.(由公司主席徐波家族所持)入稟香港高等法院,控告招銀國際財務及招銀國際證券,指招銀在7月8日及9日不當地出售其部分南方能源質押股及要求其加速還款,Lavender現向招銀索償。

沽空年年有,今年特別多。渾水沽空體育用品龍頭安踏剛港告一段落,又有一家沽空機構出手,此次瞄準的卻是港股市場的能源股——南方能源(01573.HK)。

「我們是一群經驗豐富的股票分析師,有着各國際投行背景,我們從第一天開始跟隨中國股市的發展」。

據悉,在艾默生的沽空報告中也指出,最近,招銀國際金融在市場上以每股11港元的價格出售了16萬股南方能源股票。據交易披露,招銀國際金融之所以處置這些股份,是因為徐波無法償還債務。披露易顯示,招銀國際及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最新持股比例為19.98%。

控股股東持有2.41億股公司股份(約佔已發行股份33.6%),而畢節市政府已間接持有1.67億股公司股份(約佔已發行股份23.27%),若出售事宜完成,則買方需就所有已發行股份作出強制全面要約。

而在港股市場上,艾默生最近的動向莫過於今年3月對周黑鴨的那番連環轟炸。3月1日,艾默生髮布對周黑鴨(1458.HK)的做空報告,認為周黑鴨通過取消銷售訂單的方式誇大門店銷量,同時誇大客單均價,從而虛構了公司的營收和利潤,並預測周黑鴨2018年純利只有2.55億人民幣,稱該股只值2.4港元。由此周黑鴨與艾默生開展了一番拉鋸戰,最後卻是不了了之。

此外,曾遭Emerson狙擊的股份還有:2015年2月狙擊桑德國際(00967.HK)、2015年8月狙擊中國光纖(3777.HK)、2016年8月狙擊華瀚健康(0587.HK)、2017年8月17日狙擊天鴿互動(01980.HK)。目前前面三隻股票都處於停牌狀態。

而被相中的企業也往往具備一些共同特質:大股東實際控制股權一般在73%~80%之間;涉及產業及商業模式「孤僻」,很難找到對應參照標的;擁有異乎尋常的高毛利率和凈利率;尤其喜歡對市場彰顯自己全產業鏈的無微不至面面俱到—事實上這亦為其設置空頭公司或挪騰資產和掩飾真正利潤表現提供了巨大空間。

作為曾經狙擊過中國宏橋、天鴿互動、周黑鴨等多家港股的做空機構,艾默生這次針對南方能源的狙擊使其再次步入人們的視野。

迷霧之中的艾默生而此次的狙擊者艾默生分析,又是何許人也?

本年3月初,招銀要求Lavender在3月22日前繳付第二期還款及預繳第三期還款的利息,否則會出售押股。

pictureIds

南方能源2016年在香港上市,當時集資凈額1.83億元人民幣,剛上市時名為「中國優質能源」,於今年2月改名。細察南方能源2018年報,可以發現南方能源的收入來源的確較為單一。數年來,南方能源僅無煙煤銷售額這一項收入。

目前,公司稱控股股東仍就出售約20%股權於畢節市國資與監管機構商討批准一事。

南方能源遭沽空7月29日盤中,南方能源遭沽空機構Emerson

此外,艾默生指出,南方能源在招股文件中,稱六大客戶占其總收入的近四分之三。但工商總局資料顯示,該公司誇大了其中四個客戶的收入貢獻,有一個客戶在2017年及2018年均處於停運,余客戶更從來沒有向南方能源購買煤,估計公司實際收入只有其所宣稱的16%。

艾默生相信,南方能源誇大2016年至2018年的6.5億元人民幣盈利,同期貴州優能則錄得2100萬元凈虧損。該沽空報告形容南方能源是一個「龐氏騙局」,並在2013-2018年期間誇大了5倍收入,以保持較高市盈率,其實部分財年根本無盈利可言;控股股東徐波更是藉此騙局,不斷出售及質押其持有股分以籌集資金。

全部營收來自賣煤南方能源公布自7月29日下午一時正起在聯交所短暫停牌,以待刊發涉內幕消息之公告。公司今日停牌前股價跌2.21%,收報9.73元。

Analytics發表報告狙擊,指公司自2016年上市申請時已篡改公司財務狀況,相信公司其收入誇大五倍,又認為公司與其主席兼行政總裁徐波正面臨財務困難,財務騙局不可再維持,相信「除牌」是公司的唯一命運。

值得注意的是,恒生指數公司將於2019年8月16日收市后公布恆生綜合指數年中檢討結果,相關變動將於9月9日生效。安信國際列出20隻潛在新晉港股通標的,其中就包括南方能源(01573.HK)。里昂上周亦發表研究報告,看好南方能源(01573.HK)獲納入港股通標的。

截至2018年末,(由公司主席徐波家族所持)大股東Lavender Row

而主營業務單一也就導致了一個問題:南方能源的業績和利潤也就隨着煤價的浮動而上下搖擺。根據其年報來看,去年的凈利潤同比減少10.33%。

原標題:南方能源(01573.HK)遭沽空被指誇大收入及涉龐氏騙局,年內跌超四成

目前,南方能源尚未對此作出任何回應。

事實上,近來南方能源的境況並不太好,該公司從5月中旬開始股價一路下滑,由年內最高17.66港元滑坡至如今9.73港元,跌幅高達43.17%。受遭到沽空的影響,南方能源(1573.HK)午後停牌至今,停牌前跌2.21%,成交439.45萬港元,最新總市值69.86億港元。

這就是艾默生分析,一家在2014年4月1日才冒將出來的沽空機構資訊的全部。艾默生與渾水、匿名分析、格勞克斯以及香櫞類似,多把調查重心放置於在港上市民營背景市值相對較小的企業。

Limited持有2.41億股,佔比達到33.6%,實為控股股東,然而,時間進入2019年後,卻又有了新變化。

今日关键词:美联储利率决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