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2+2”的补偿方案为:当思科通知员工被裁员的同时-反腐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影响公司-N+3+2+2”的补偿方案为:当思科通知员工被裁员的同时

中国女排首发

此外,思科此前多有在夏季發佈全年財報之際宣布裁員計劃的歷史,這或許也是此次裁員引起軒然大波的原因之一。

華為主要競爭對手公開信息顯示,思科公司成立於1984年,是一家網絡解決方案供應商。該公司從事設計,製造和銷售基於與通信和信息技術相關的網絡產品和服務的互聯網協議。其客戶包括各種規模的企業,公共機構,電信公司,其他服務供應商和個人。

正如微博網友所言:「裁員裁出一片歡天喜地,一片『為啥被裁的不是我』,值得國內企業深思」。

互聯網公司裁員的消息往往令圈內風聲鶴唳,而近日思科裁員的消息卻令員工喜大普奔,圍觀者羡慕嫉妒恨。

對比國內企業而言,此前曾令吃瓜群眾津津樂道的是滴滴給出的裁員賠償方案:「N+1+3月份工資+年假雙倍薪資折現」。彼時,有滴滴員工調侃稱,「組內爭裁員名額都快打起來了」,甚至有被裁員工稱「裁出了幸福感」。

  对于非行业内人士而言,思科在国内的知名度主要源于华为。作为华为在国内外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早在2003年,思科就曾向华为提起专利诉讼。在赢得了这场专利战后,华为在海外的知名度也随之大增。

裁員賠償堪稱「業界良心」拋開思科與華為的恩怨不提,此次思科裁員引發大規模群眾圍觀,其高額賠償不可不提。

根據最早爆料的截圖來看,員工補償為N+3+2+2,總計是N+7補償,遠高於國家裁員標準的N+1,補償金額高達百萬。

  8月1日,有网友在微博爆料称,思科上海被通知全部裁员,并曝出多张截图。另有自称“HR”人士在微博上表示,思科在上海东银中心的整个部门被裁退,原因是做美国户外光纤盒子的产品被淘汰了。

不過,後續滴滴澄清稱補償為「N+2」,且有一個月年終獎未發放。同樣,摩拜裁員時僅給出N+1的補償,ofo的裁員補償則根據離職時間不同自「N+1」到「N」,甚至有員工表示部分賠償並未到位。

自2018年下半年以來,互聯網裁員潮有所蔓延。即使在頭部企業不斷闢謠之下,仍有不少員工擔心未來去向。7月30日,恆大研究院發佈《中國就業形勢報告:2019》。報告顯示,一些數據已經反映出當前真實就業壓力較大。城鎮新增就業上半年同比減少2%,領取失業金人數、再就業人數增速均不樂觀。

不過,根據思科此前的裁員規則,「N+3+2+2」的傳統並非虛言。具體而言,「N+3+2+2」的補償方案為:當思科通知員工被裁員的同時,員工須在兩周之內簽定離職合同,合同中註明雙方協商解除勞動合同關係,並且思科免責,員工即可獲得N+3+2+2的補償,最後一個「2」即兩周內離職的獎勵條件。

就此前報道來看,思科裁員的消息並非空穴來風。去年11月,思科被曝將在南灣地區(SouthBay)裁員近500人,聖何塞總部裁員405人,在米爾皮塔斯市裁員57人。彼時,思科執行副總裁馬丁尼茲表示,通過對客戶體驗部門進行瘦身,思科將把更多資金用於全球其他部門。

《報告》顯示,從行業看,製造業就業主要受出口低迷和PPI下行企業盈利下滑影響,建築業受基建回升空間有限和房地產投資下滑影響,後續均不樂觀;從智聯招聘數據看,金融業招聘需求受金融監管影響,一、二季度分別同比減少39.7%、37.0%,互聯網/電子商務分別同比減少22.5%、13.6%。部分行業和重點群體的就業壓力或將進一步凸顯。

思科:進行全球業務調整作為一家頗為低調的網絡設備廠商,思科因一則裁員消息而與眾多明星花邊新聞共同登上微博熱搜,畫風顯得十分違和。

2019年5月,思科發佈2019財年第三財季財報顯示,其當季總營收為129.58億美元,同比增長4%;凈利潤為30.44億美元,同比增長13%。

  对此,有自称思科员工的网友在V2EX论坛表示,“裁员会白给一个月的时间找工作,所以相当于N+8。”在补偿消息刷遍全网后,网友们在各个社交平台上表示羡慕嫉妒恨。

不過,引發大量吃瓜群眾圍觀的還是此次思科給出的補償方案:每位被裁員工可獲得「N+7」的補償,補償金額或可超過百萬,對比國內普遍的「N+1」,思科開出的補償加碼實在可觀。

近期報道,思科被網絡安全諮詢公司發現,產品交換機里用的密鑰證書系由華為子公司研發。思科對此解釋稱:在測試產品時使用了華為的代碼,最後忘了刪除,稱是軟件測試團隊的疏忽。目前,相關華為秘鑰證書已經刪除,思科稱改動對產品安全問題影響不大。

8月1日,有網友在微博曬出微信群消息稱,思科將在中國區裁員,其上海公司今天一早被通知全部裁員。對此,思科迅速向媒體作出澄清:該消息不實,但的確是在調整團隊。

對於「N+7」的補償,思科並未給出正面回應。思科對媒體表示,「網上滿天飛的截屏是不實信息!作為一家科技公司,不轉型調整,毋寧死」。此外,思科稱會幫助受影響的員工在當前空缺的職位中優先找到適合崗位。

  对此,思科方面向媒体表示,思科在上海的研发中心共有两千多人,目前思科正在进行一次全球的业务调整,会有部分员工受到影响,但并非像传言称整个部门被“一锅端”,“思科上海研发办公室基本没有影响,昨天还刚公布了几个新任总监和技术负责人被晋升的消息。”

  今年5月,美国软件巨头、数据库产品供应商甲骨文在国内大举裁员。彼时有被裁员工透露称,根据签署解约合同时间决定赔偿金额,最高可达“N+6”的水平。随后,在英特尔基带业务被苹果收购后,今年7月,英特尔也传出遣散西安技术团队的消息,补偿方式同样为“N+6”。

今日关键词:Costco投放茅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