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金钰是于8月2日收到赵宁辞去董事长的书面辞职报告的-沧县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冻结披露-东方金钰是于8月2日收到赵宁辞去董事长的书面辞职报告的

栅栏受损猴子逍遥

  数日之后,也就是7月22日,另一宗麻烦又砸到东方金钰及其实际控制人的头上。7月22日,东方金钰公告收到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涉及对象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处理事由是就诉讼相关事项明确监管要求。根据此前公告,东方金钰全资子公司金钰珠宝名下一建设用地使用权被法院判决用以抵债,该建设用地使用权目前已过户给债权人潍坊诚志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潍坊诚志”)。

與此同時,上市公司的業績也早就一塌糊塗。東方金鈺今年1月底公告,2018年凈利潤預計虧損9億元至11億元。公司2018年度因債務逾期未歸還對公司經營造成重大影響,業績預虧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虧損,主要原因是債務金額較大產生的利息費用較多;以及計提資產減值損失。但實際上,東方金鈺去年的凈利潤虧損遠不止最多11億,在今年4月30日發佈的年報中,東方金鈺披露2018年凈利潤虧損高達17億。年報業績的一前一後的巨大變化,也為後來東方金鈺遭監管關注埋下伏筆。

38歲的雲南前首富、A股上市公司董事長,辭職原因竟是「身體原因」,更讓市場詫異的是,公司股價當天卻漲停了!

而中國藍田的法定代表人瞿兆玉,正是昔日因造假退市的「農業第一股」藍田股份的原法定代表人。但此事一經推出就引起各界質疑,操作頗為不順,最終在2月27日,東方金鈺宣布因中國藍田仍未就相關事項提供充分有效的說明,公司實際控制人趙寧審慎決定終止本次收購事項。

金蟬脫殼引來證監會調查期間,在巨大的債務壓力下,趙寧家族也曾推出金蟬脫殼的自救計劃。東方金鈺在今年2月1日公告,實控人趙寧、王瑛琰擬將其合計持有的上市公司控股股東興龍實業100%股份轉讓給中國藍田。轉讓完成後,中國藍田將間接持有東方金鈺31.42%的股權,公司實際控制人將由趙寧變更為中國藍田。

公告披露,該案涉及濰坊誠志與東方金鈺、雲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龍實業」)等,涉案金額為本金2.4億元及相關訴訟費用。在執行過程中,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將本案查封的金鈺珠寶名下位於深圳市龍崗區南灣街道國有出讓建設用地使用權歸申請執行人濰坊誠志所有,以抵償本案變價發還款人民幣一億一千一百五十二萬四千元,該建設用地使用權自本裁定送達濰坊誠志時起轉移。

根據公告,首譽光控為公司及全資子公司金鈺珠寶的債權人,其認為公司及子公司金鈺珠寶均已具備破產重整的原因,且具有密切的關聯關係,屬於關聯企業,合併破產重整更有利於提升重整價值,增加償債手段,提高清償率,使全體債權人實際受益,故向法院申請對公司及子公司並破產重整。

問責還遠遠沒有結束,到7月18日,證監會對中國藍田借殼東方金鈺的立案調查。7月20日,東方金鈺發佈公告表示,2019 年 7 月 18 日,中國證監會向公司控股股東雲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興龍實業法定代表人趙寧、中國藍田及其相關人員下發了《調查通知書》。因上述股東及相關人員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的有關規定,證監會決定對上述股東及相關人員進行調查。

高達17億的巨額虧損再加上高達40億的逾期債務,東方金鈺實際上已經走在破產的邊緣。而就上市公司遭上交所監管關注的同一天,東方金鈺7月29日發佈公告稱,公司獲悉,首譽光控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已向法院申請對公司及子公司金鈺珠寶合併破產重整。法院已於7月18日接收了申請資料,並進行了立案。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公開披露信息顯示,在2004年至2017年間,東方金鈺合計採購原石809塊。根據媒體此前的報道,從2006年至2017年,東方金鈺合計銷售翡翠原石58塊,銷售金額5.86億元,成本僅為1.95億元,毛利率最高達到70%。這其中就含有兩個重要信息,一是,翡翠原石的毛利率極高,二是,東方金鈺的存貨量也極高。而存貨也是導致東方金鈺資金鏈斷裂的重要因素。根據東方金鈺披露的數據,截止2018年年末,公司的存貨高達89.33億,其中玉石類的存貨就達到82.6億。

到了2019年,東方金鈺的未清償債務滾雪球般增加。1月15日,東方金鈺公告,稱截至1月11日,其新增到期未清償債務共計約16.7億元。到4月18日,根據東方金鈺發佈的公告,其逾期未償還項目金額達到了40.61億元,涉及多家信託、基金以及銀行。

而在8月2日的公告中,上市公司稱本次權益變動不會導致東方金鈺實際控制人發生變化,但原第二大股東瑞麗金澤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變為第一大股東,興龍實業持有上市公司19435萬股,占上市公司總股本14.40%,變為公司第二大股東,在本次變更前,興龍實業持有東方金鈺22.15%。而興龍實業即是趙寧家族控制東方金鈺的牌。

2018年7月26日,東方金鈺發佈《關於債務到期未能清償的公告》稱,截至2018年7月25日,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償的債務共計9.16億元。

89億的石頭能救公司?7月23日晚間,東方金鈺再次收到上交所問詢。問詢函顯示,上交所近日收到信訪投訴稱,2018年3月東方金鈺向控股股東興龍實業違法開具10張電子商業承兌匯票,累計金額為2000萬元。其後,興龍實業將上述商業承兌匯票背書轉讓給深圳市益安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益安保理),並由東方金鈺向益安保理出具了《還款計劃書》。上交所要求東方金鈺及其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全面自查並說明,是否存在其他不當交易、資金占用、違規擔保等可能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並按規定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到了7月29日,東方金鈺又因年報業績信息披露問題遭遇監管,上交所表示,因東方金鈺信息披露存在違規,決定對該公司及公司時任董事長(代行董事會秘書職責)趙寧、時任總經理張文風、時任董事兼財務總監宋孝剛、時任獨立董事兼董事會審計委員會召集人張兆國予以監管關注。上交所認為東方金鈺上市公司2018年實際業績與預告業績相比差異達到56.18%,公司披露業績預告存在不審慎的情況,且未對影響業績預告內容準確性的不確定性風險予以提示。

東方金鈺成立於1993年,經過20年的發展,已經成為國內最大的翡翠原材料供應商、翡翠首飾產品製造商、批發零售商、品牌加盟連鎖供應商,在緬甸、北京、昆明、成都、深圳、瀋陽、大連、哈爾濱等地擁有多家分支機構。

  对债权人而言,追偿似乎也只有股权冻结这一方式了,从去年八月开始,赵宁家族的兴龙实业所持东方金钰股权开始陆续被冻结,根据2018年12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的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经查,被执行人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赵兴龙、王瑛琰、赵宁名下银行账户内无存款、无机动车登记信息,暂无财产可供执行。

趙寧的父親趙興龍也很不一般。擁有「賭石大王」的美譽的趙興龍,人稱「老趙」。此前有媒體報道,在翡翠行業,老趙可是個響噹噹的人物,靠在雲南賭石發家的老趙是個名副其實的「賭徒」,坊間傳聞他曾一度傾家蕩產,后又東山再起,最終成就A股市場的「翡翠第一股」——東方金鈺。

  然而,东方金钰股价却低开高走,强势拉至涨停板。其实,东方金钰早已“风雨飘摇”,除了业绩巨亏外,更有巨额债务压顶,而且实控人赵氏家族股权遭全部冻结。

公告顯示,東方金鈺是於8月2日收到趙寧辭去董事長的書面辭職報告的。而就在這一天,東方金鈺還有一條重要公告,因興龍實業債務違約,上海國際信託有限公司(代表「上信-浦銀股益4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下稱「上海國際信託」)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8月1日,北京三中院將興龍實業持有的公司1.05億股股票(佔總股本7.75%),扣划至上信-浦銀股益4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的賬戶。這種操作實際上在今年三月份就出現過,當時公司收到第一創業證券發來的《關於東方金鈺股票司法凍結協助執行告知函》,在收到協執通知書後90個自然日內將興龍實業持有的質押給債權人周武寧的東方金鈺股票,按市價委託進行申報賣出1350萬股,並將變賣所得價款直接划付至法院賬戶。

不過,趙寧及其家族控制的興龍實業的運氣,看起來確實有點背,自救不成,反而引起更大的麻煩。三個月後,東方金鈺在今年5月23日晚間公告,公司於2019年5月23日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湖北監管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關於對中國藍田總公司採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關於對湯喆採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關於對趙寧採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關於對雲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釆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

趙氏家族股權遭全部凍結然而,這一風光無兩的首富日子也就持續不到一年,從2018年的七月開始,趙寧家族的風光日子就越來越少了,先是2018年7月份上市公司被曝出資管產品利息兌付逾期,據悉,當時有客戶稱自己在陸金所平台上購買的理財產品利息沒有如期兌付,該產品為大同證券旗下的大同證券同吉3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和大同證券同吉8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這兩款產品正是為東方金鈺提供流動資金貸款。自此,東方金鈺便開始深陷債務泥潭,之後更是越陷越深。

東方金鈺8月5日發佈公告稱,因身體原因,趙寧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及董事會下設各專業委員會委員等相關職務,趙寧辭去上述職務后,將不在公司擔任任何職務。蹊蹺的是,董事長趙寧38歲正當年,卻因身體原因辭職。

這些石頭是否能再度瘋狂?還能瘋狂多久?一切可能都是未知。

翡翠第一股褪去珠光寶氣曾被王亞偉等明星基金經理重點關注、有着A股「翡翠第一股」光環的東方金鈺,正在逐步褪去往日的印記。

湖北證監局認為,中國藍田向興龍實業提供的營業執照、中國藍田總公司會議紀要等材料不完整,沒有反映中國藍田與中國農業農村部脫鉤情況,導致東方金鈺關於中國藍田的信息披露不準確。截至2019年2月28日股權轉讓事宜被終止,中國藍田未披露要約收購報告書摘要,也未向證監會提出要約收購豁免申請。湖北證監局表示,根據《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第七十五條以及《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第五十九條之規定,決定對上述人員採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並將上述違規行為情況記入誠信檔案。

截止2018年年末,公司的存貨高達89.33億,其中玉石類的存貨就達到82.6億。一些絕望的投資者把希望寄托在東方金鈺的「石頭」上,期望能用以償債和盤活公司,然而東方金鈺在其年報中承認,近兩年翡翠市場需求低迷,公司庫存大量翡翠成品不排除存貨價格下跌的風險。

更讓市場詫異的是,東方金鈺股價低開高走,強勢拉至漲停板。

截止目前,東方金鈺的市值已從去年11月復牌以來跌去了64%,在8月5日股價漲停后,東方金鈺的市值也僅剩48億。也正是因為上市公司尚有這價值89億的翡翠珠寶,一些絕望的投資者把希望寄託于這些石頭上,期望能用以償債和盤活公司,但這批翡翠真的能救上市公司嗎,公司在其年報中承認,近兩年翡翠市場需求低迷,公司庫存大量翡翠成品不排除存貨價格下跌的風險。這些石頭是否能再度瘋狂,一切可能都是未知的。

公開資料顯示,趙寧出生於1981年,現年38歲,本科就讀於瑞士商學院,后又在日內瓦大學獲得碩士學位,目前是中國珠寶玉石首飾行業協會副會長,雲南省珠寶協會副會長,也是東方金鈺此前控股股東興龍實業的董事長,上市公司東方金鈺的實際控制人。早在2006年,趙寧就出任上市公司董事職務,並先後擔任副總裁、副董事長、董事長等職務。

因此,各方的股權凍結從去年一直持續到今年的七月,今年的7月17日,東方金鈺公告披露,公司控股股東雲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所持有的7350萬股無限售流通股被輪候凍結,占興龍實業所持有公司股份的24.58%,上述凍結起始日為2019年7月15日,凍結期限為三年,自轉為正式凍結之日起計算。截至本公告日,興龍實業合計凍結及輪候凍結的股份為29898萬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100%。

8月5日,東方金鈺發佈公告稱,因身體原因,趙寧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及董事會下設各專業委員會委員等相關職務,趙寧辭去上述職務后,將不在公司擔任任何職務。值得注意的是,董事長趙寧38歲正當年,卻因身體原因辭職。

儘管趙寧非常年輕,但一直獲得其父趙興龍的賞識,直至將上市公司大權委託於他。2016年4月,東方金珏發佈公告稱,趙興龍宣布辭去董事長一職,同時董事會也已經選舉趙寧為新任董事長。事實上,接任東方金珏董事長一職時,趙寧年僅35歲。在2017年胡潤百富榜中,趙寧家族以70億資產成為2017年的雲南首富。

東方金鈺稱,公司及相關方不認同本案《執行裁定書》裁定內容,擬將通過律師向法院提出書面異議。若上述建設用地使用權辦理完畢過戶手續,公司及相關方仍需支付濰坊誠志本金約1.3億元及相關訴訟費用。根據補充公告,本案涉及債權本金2.4億項下的質押財產,除上述建設用地使用權外,還有由興龍實業、趙寧、王瑛琰提供連帶責任擔保。

今日关键词:华为发放20亿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