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光线传媒投资的国产动画电影呈现更多元的风格-中国美术家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国产魔童-近年来光线传媒投资的国产动画电影呈现更多元的风格

火箭球星哈登改口

「這其實也反映出當前市場不確定性的增加。」上述業內人士表示,「如今觀影者對內容品質越來越高的要求,以及國內市場並不算成熟的商業模式,意味着在影片真正上映前,投資人很難判斷投資的收益區間。」

「受眾群體寬泛直接的問題就是眾口難調,在《哪吒》之前,國產『合家歡』動畫電影中真正意義上成功的也只有《大聖歸來》大聖歸來一部。」該業內人士進一步表示。

中信建投研究員崔碧瑋認為,在《哪吒》前,作為成熟市場主流的「合家歡」類型在國產動畫電影行業中尚未形成成熟的運作模式,即便定位「合家歡」的《大聖歸來》 其實也在故事情節上存在諸多不成熟之處。

另據光線傳媒透露,該營收區間內實際上並不包含公司參股公司享有的票房收入,這也意味着反映在報表之中,《哪吒》的實際影響或更高。

下半年業績有望翻身,突圍仍非易事

事實上,《哪吒》頂破天花板的票房不僅讓市場看到了動畫電影市場的巨大空間,同時也讓投資者看到了國產」合家歡」商業動畫電影的可複製性。

根據披露,數字仍在快速增長的《哪吒》,最新票房數據已超過今年上半年光線傳媒全部7部影片28.16 億元的票房總和。

口碑極佳的《哪吒》在暑期檔獨佔鰲頭,既是情理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不難想象,國產動畫電影市場將迎來新一輪熱錢的湧入,而在這條賽道之中,光線傳媒無疑已然佔得先機。

在今年6月份出席上海國際電影節時,王長田對於行業的現狀曾表示,「可能到明年這個時候情況會改善,但今年可能還會持續寒冬的狀況。」

對於成功打造《玩具總動員》的玩具總動員、《機械人(300024,股吧)總動員》機械人總動員、《飛屋環遊記》飛屋環遊記等知名IP的美國皮克斯動畫,業界有這樣一句評價——「能讓天真的孩子如痴如醉,也能讓追求深度的成人淚流滿面。」

事實上,能在紅得發紫的《哪吒》身上獲得多少盈利,一直備受各界關注。

而在動畫影片領域,近年來不斷試水的光線傳媒,更多也只是「栽跟頭」。

「《哪吒》的成功印證了'合家歡'類動畫電影的巨大票房潛力。」有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向藍鯨房產表示,影片本身的商業模式也為國內動畫產業發展帶來了極具價值的參考。

顯然,做到「老少皆宜」並不容易。例如,《白蛇緣起》白蛇緣起的出品方追光動畫此前便一直在全年齡向動畫電影上試水,但得到反饋卻並不理想,整體票房表現慘淡,「編劇想表達的東西太多」成為影評人眼中影片內容表現不佳的原因,更不乏「完全沒有達到講故事最基本要求」的質疑。

兩部風格迥異、受眾不同的國產動畫在《大黃蜂》、《流浪地球》等賀歲檔大片之間,各顯神通合計斬獲了11.64億元票房的佳績。

今年年初,已經投了上億「學費」的追光動畫憑藉《白蛇緣起》打贏了翻身仗,獲得票房口碑雙豐收,主打低幼領域的常勝IP熊出沒也依仗《熊出沒原始時代》再次取得了不俗表現。

國產「全家歡」動畫預期升溫,光線傳媒佔得先機

正因如此,在大聖歸來后的4年時光內,國內動畫電影市場再無成功的「合家歡」商業化範例,直到「魔童」的降世。

良好的開局為今年國產動畫電影爆發埋下伏筆,而為王長田預言成真出了最多氣力的,則是光線傳媒自己出品的《哪吒》。

剔除2018年同期通過出售新麗傳媒股權獲得的22.39億元投資收益影響后,上半年實現扣非凈利潤4500萬元-7500萬元的光線傳媒業績依然同比下降66.81%-80%。

「2019年會迎來國產動畫電影大爆發。」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2017年時的預言坐實。

「一些導演跟演員可能因為一部戲,就從靈藥變成毒藥了」。他進一步表示。

在2018年首次出現扣非凈利潤虧損后,今年上半年光線傳媒的情況並沒有明顯改觀,根據披露,公司預計今年中期實現歸屬母公司凈利潤8500萬元-10500萬元,較2018年同期下降95.02%-95.97%。

憑着「東邊不亮西邊亮」 ,抱着「意外驚喜」的光線傳媒成為了這個夏天的最大贏家,全年業績翻身也將是大概率事件。然而,身處冬意凜然的影視行業,光線傳媒未來又應該依賴誰?

他進一步表示,彩條屋影業(光線傳媒全資子公司)暑期檔新片《哪吒》有望率先實現國產動畫電影在「合家歡」題材上的重大突破,從而推動國產「合家歡」動畫電影迎來快速發展期。

而有了哪吒為「封神宇宙」打下根基,顯然光線傳媒這一步的勝算大大增加。但也不乏質疑的聲音,有觀點便認為,從西遊記到山海經,再到封神演義,當前國內動畫電影多數逃不過熟悉的神話背景,若無突破,長期以往難免會產生審美疲勞。

在「小魔童」虜獲數以千萬觀影者芳心的背後,最為欣喜的無疑是王長田,其原因顯然不是預測的靈驗,而是他的光線傳媒2019年的營收終於有了着落。

一個自稱「小爺」的「魔童」幾乎吸引了外界對暑期檔的全部關注。

對此,中信建投證券研究員崔碧瑋表示,系列化運作往往可以實現邊際成本降低,從而獲得更高的商業變現效率。

8月7日18時,高歌猛進的《哪吒之魔童降臨》(下文簡稱「《哪吒》」)累計票房突破了28億元大關,達到28.42億元。

或正是因為要減少這些不確定性,以動畫電影作為突破口的光線傳媒繪製了一幅更大的藍圖,通過用《哪吒》、《鳳凰》、《姜子牙》等一系列動畫電影打造出一個「封神宇宙」。

結果在上映之初收割一波好評后,《銀河補習班》後期卻凸顯疲態,8.5億元的票房遠遠低於很多平台此前預測的20億元。同時,點映過後獲得9.7分評分的《哪吒》反而抓住了空隙一鳴驚人。

在此前的數年中,全年國產動畫電影總票房始終維持為14億元左右的水平。

進入2018年,一連拿下金馬獎和金熊獎等大獎的《大世界》,更是由於過於成人化以及「文藝」的表現形式,票房在262萬元便戛然而止。

事實上,在很多業內人士看來,無論是低幼領域積累豐富受眾的《熊出沒原始時代》熊出沒原始時代,還是以愛情為主線佐以情懷彩蛋的《白蛇緣起》白蛇緣起,在受眾上均有着明顯的界線,而這也是其難以在票房表現上打破天花板的直接原因。

對於投資比例,早已開始「悶頭數錢」的光線傳媒始終三緘其口,但根據此前披露數據計算,光線傳媒在《哪吒》上的投資佔比大致為58.84%-70.43%。

伴隨着《八佰》、《少年的你》等影片撤檔,在競爭壓力驟減的暑期檔中,彼時業內最為看好的是同為光線出品的《銀河補習班》,而並非有一點「丑萌」的《哪吒》。

據悉,《哪吒》之後,光線傳媒還將將推出《姜子牙》、《鳳凰》等動畫影片,打造出一個全新的「封神宇宙」。

從2016年斬獲了5.65億元票房的《大魚海棠》,到2017年實現8760萬元的《大護法》,近年來光線傳媒投資的國產動畫電影呈現更多元的風格,但在並不罕見的好評聲背後,卻是愈發慘淡的票房成績。

在這個暑期檔,「魔童」的出眾表現,使得國產動畫電影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爆發,同時也把業績堪憂的「東家」光線傳媒(300251)(SZ:300251)拉回了安全地帶。

據貓眼推測,《哪吒》的最終票房有望直達我國中國影史前三的高度,總票房或落在44.79億元。以此計算,僅《哪吒》一部影片便將為光線傳媒帶來10億元-12億元的營業收入。結合研究機構推測的1.1億元-2.5億元的成本,光線傳媒在《哪吒》單片中的盈利金額已基本清晰。

旨在以動畫電影突圍的光線傳媒,能否在行業寒冬中搭上開往春天的地鐵?

對於2018年電影板塊占應收近七成的光線傳媒來說,這無疑是一場及時雨。

在7月26日上映后,《哪吒》票房一路高歌猛進,7月30日時累計票房便突破10億元大關,一舉超越《大聖歸來》,登頂國產動畫電影榜首。截至8月7日18時,《哪吒》累計票房已達到28.4億元,而年內國產動畫電影總票房亦水漲船高,歷史性得邁過40億元。

不過,顯而易見,「魔童」如今的「身價」已足以改變上半年光線傳媒的窘境。

隨着「魔童」的降世,光線傳媒在寒冬中已率先找到了一絲溫暖,而暗藏在這份暖意之中的巨大不確定,也意味着光線傳媒這條突圍之路的不易。

或許,正如影片中哪吒所言,「我是誰,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命,我自己說了算。」

今日关键词:日本19号超级台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