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快3官网-上海教育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风险金融-跟炒鞋平台助长价格暴涨暴跌关系很大

孙杨2020年首秀

「炒鞋」 風險有多大?新聞鏈接:央行上海分行發《金融簡報》提示風險

球鞋愛好者  唐女士:之前比如說2000多元買來的鞋子,它只有1000多元了,你也得賣,等於一雙要虧個1000元。

炒鞋也一樣,如果資本不參与,誰知道炒鞋?可能說只是愛好者之間很小的群體行為。所以一方面,暴富心理要不得;另一方面,也要警惕資本的放大效應,不然,即便不是鞋,也可能會有其他標的物被爆炒。

炒鞋平台的交易量脫離了實物消費量的規模,暴漲非常之快;另外平台還出了很多指數。指數是什麼?是引起消費者信心變化很重要的因素,指數一直在漲,你預期它漲,你就會有預期恐慌的行為,要買、要囤。

消費者:十個裡面基本上九個是用來賣的。

除了交易平台,還有一些網紅平台,向消費者傳遞一種信號:這個東西稀缺,不一樣,適合你擁有,使得現在的潮流文化在平台的加持之下,助推了虛擬交易的泛濫。最重要一點,這些平台都成為了資本圍獵和加持的對象,放大了價格的波幅,這個時候,鞋已非鞋,鞋已經超過了它原來穿的屬性。

郭麗岩:營造健康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 樹立正確的消費觀和理財觀

岳屾山:炒鞋或涉嫌多项违法

02球鞋價格大起大落 「資本遊戲」風險高

岳屾山:誰都可能成為擊鼓傳花的接盤俠

還有,交易不用拿到實物鞋,而是以鞋為標的進行炒作,這就很可能涉及金融違規,甚至是金融市場的非法集資行為。比如有一些平台,聲稱有這些鞋,你可以到這裏存點錢,平台幫你投資,可能有多少倍的回報,他的主要目的就是吸收資金,一旦鞋的價格下來之後,很可能就無法兌付,出現金融風險。

不少自發前來的消費者直言不諱,排隊抽籤買鞋並不是為了自己穿。

一些千余元的限量版球鞋,甚至會被炒到上萬元。炒鞋圈,究竟有多瘋狂呢?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郭麗岩:特別想說一點,捲入炒鞋的人群中涉及為數不少的90后、95后,甚至是00后,在走向社會的過程中,他們樹立什麼樣的消費觀和理財觀,對社會未來至關重要。我們有義務幫助他們認識到,不勞而獲、一夜暴富,既不理性,也不正常。

即便為了消費升級,但鞋終歸還是用來穿的,作為消費者要守住這個理性底線;生產者同樣有生產者的社會責任,包括平台也有平台的責任,共同營造和維護健康的消費環境,這樣價格形成才會更加理性。

在這些排隊買鞋的人群中,記者還了解,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鞋販子專門雇來的。

北京市岳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 岳屾山:很多參与炒鞋的人可能都只是看到誰炒鞋掙着錢了,他沒看到賠錢的。其實炒鞋也好,或者炒其他標的物也好,真的就是一個擊鼓傳花的過程。只要參与這個遊戲,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擊鼓傳花的接盤人,到你手裡沒人接盤,付出代價的就是你自己。加上在這種遊戲中常見的加槓桿,損失可能會大到令人無法承擔。

北京市岳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 岳屾山:現在明顯不是投資行為,而應該屬於投機行為了,這裏面涉及到一些法律問題。比如定價,雖然是市場行為,但如果有人故意捏造,或者散布消息哄抬物價,就屬於違法行為。一千多的鞋炒到三萬多一雙,如果買的是假鞋,這可能就涉及詐騙。

10月16日,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發佈標題為《警惕「炒鞋」熱潮,切實防範金融風險》的第15期《金融簡報》,指出:近期,國內球鞋轉賣出現了「炒鞋熱」,「炒鞋」平台實為擊鼓傳花式資本遊戲,各義務機構應高度關注,採取有效措施切實防範此類風險。

「炒鞋」風險驚動央行!球鞋一面牆,堪比一套房。。。炒鞋,為何越炒越「邪」?

最近幾年,球鞋收藏的話題逐漸火熱,一些球鞋交易平台也應運而生。不過,這也催生出了一種新的市場現象,那就是——炒鞋。

北京市岳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 岳屾山:如果往前追溯,國內外一直不乏各種爆炒的案例:荷蘭鬱金香熱,國內上世紀80年代君子蘭熱,包括後來的普洱茶、藏獒、紅酒等等,最後幾乎無一例外泡沫破滅,價格暴跌,最後讓資本割了「韭菜」。

小小球鞋何以引發高度關注?「炒鞋」市場到底有多亂?風險又有多大?

業內人士:對真正喜歡球鞋的人來說,基本不可能原價買到限量版球鞋。

岳屾山:資本利用暴富心理「割韭菜」

為了一款球鞋,排長隊、花重金。那麼,在這樣一股炒鞋熱的風潮背後,是怎樣的一群人在參与其中呢?他們又是通過什麼渠道來交易的呢?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郭麗岩:鞋的本質是消費品,即便限量版也是建立在使用價值上,現在這麼大的價差,跟炒鞋平台助長價格暴漲暴跌關係很大。

一雙鞋,剛剛買入,轉手就能加價幾千塊賣出;官網標價千余元,倒手幾次價格就能翻到幾萬;有人甚至聲稱自己靠炒鞋月入十幾萬……一段時間以來,「炒鞋」不斷升溫,日漸火爆,引發多家媒體關注,並紛紛提示風險。10月16日,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還以《警惕「炒鞋」熱潮 防範金融風險》為主題發文示警。

方一鳴是上海的一名上班族,從去年開始囤鞋,今年6月份以來,由於價格瘋漲,他也進入了出貨的高峰期。

記者注意到,在某球鞋交易平台,幾款熱門球鞋的價格最近都出現了回落,一款球鞋從曾經的1.3萬元跌至6000元左右。而一款9月1日發售的新鞋,也從4000多元跌回了原價1000多元。

今年9月,記者在上海市南京東路發現一家球鞋店排起了長隊,這裏要發售一款限量版球鞋。

球鞋商家 榴槤:我感覺有球鞋廠商的一些營銷在,因為它想把二級市場做高。

郭麗岩:過度金融化 嚴重脫離商品屬性

球鞋愛好者 方一鳴:其實我也沒見到鞋什麼樣。漲了20塊錢我就先放放,像漲了200元,差不多我覺得合適,我就給賣了。

「炒鞋」 市場有多亂?郭麗岩:炒鞋平台助推價格暴漲暴跌

11月3日晚,《央視財經評論》邀請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郭麗岩和北京市岳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岳屾山做客演播室,深度解析。

當天,記者在某球鞋交易平台查詢看到,一款發售價為1199元的鞋在發售後,價格就漲到了4499元。

在北京的唐女士,進入炒鞋圈以後,前前後後一共投資了六七十萬元,雖然有所盈利,但其中的風險也不小。

01炒鞋市場火爆 買鞋還得排隊抽籤

消費者:現在炒房不行,炒股不行,就炒鞋。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郭麗岩:看起來是消費領域的事,卻驚動了金融部門,顯然當前炒鞋市場過度金融化的傾向是明顯的,已經嚴重脫離應有的商品屬性。

方一鳴告訴記者,一些球鞋交易平台上還推出了寄賣服務,鞋寄存在平台的倉庫里,買家不用拿到實物,就可以把鞋轉賣給其他人。

球鞋愛好者 方一鳴:這款鞋買的時候發售價才1899,但這段時間比較瘋狂,這鞋子現在就差不多接近1萬塊錢了。

一是這個市場的一些交易行為,類似證券化的交易行為,包括它的價格形成機制跟期貨類似;二是這個過程中有明顯加槓桿的行為,也就是推出變形的各類消費貸,一些盲目的消費者很容易踩坑,這也是風險傳播的一個渠道;還有重要的一點,交易規模較大的平台,存在資金鏈斷裂、不穩定、跑路、爆雷的可能,就會使得這些風險在一個鏈條上發生傳導。

今日关键词:张子枫艺考分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