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朱文佳认为:头条应该做搜索的原因-汽车最新资讯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百度搜索-也是朱文佳认为:头条应该做搜索的原因

北京工地高坠事故

在正式亮相的演講中,朱文佳宣布了今日頭條在搜索業務上的布局。他還回應了由此引發的今日頭條的邊界問題,在他看來,「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橫一豎』。」 「一橫」是儘可能豐富的內容體裁,「一豎」是儘可能多的分發方式。這也解釋了今日頭條的內容載體從圖文向微頭條、問答、短視頻、直播等擴展的原因,以及為什麼有了算法推薦,還要再做關注體系,甚至通用搜索。

除了賬號體系,雙方還在信息流需要的多個內容體裁上展開纏鬥,問答、短視頻、知識付費等均在其中。2017年初,今日頭條就開始內測問答功能。頭條一方面看中問答可以在新聞資訊之外補充UGC內容,另一方面則希望借問答建立知識社區和社交關係。百度無疑也是看中了問答這些功能。2017年8月,百度百家號向中高級作者開通問答功能。除了問答,在2017年11月的百度世界大會上,百度正式推出了短視頻聚合平台好看視頻,對標今日頭條的短視頻產品西瓜視頻。

賽道相左百度頭條互相進入對方強勢領域

百度近年來也在通過自建、投資的方式積極補足內容生態。自建方面,愛奇藝、百度百科、百度貼吧、好看視頻、小程序等均在為百度提供內容資源。2018至2019年間,百度還在內容領域進行了大舉投資,覆蓋音樂、短視頻、文學多個賽道。尤其是今年第三季度,投資泛科技興趣社區果殼,持股9.38%;領投知乎4.34億美元的F輪融資。

原標題:挖來百度舊將今日頭條劍指搜索老大

作為老牌搜索引擎的百度,需要面對的挑戰與頭條相反,其缺少的是內容生態建設。資深互聯網分析人士蔡先生認為,用戶使用搜索引擎頻率減少,不是因為技術或者文化原因,而是在移動互聯網下,各個應用程序都較為封閉,好內容無法被抓取,個人站點更新頻率減少導致的,「內容側沒有好東西,搜索出來的結果肯定都是垃圾」,蔡先生說。

朱文佳也在群訪中承認,早期今日頭條的增速是比較快的,一年可以漲三四千萬日活。最近一兩年增速的確慢下來了,頭條自己也在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還是創造的用戶價值不夠大」。朱文佳判斷,泛資訊領域賽道至少是6億級的市場,但目前沒有一家能夠在體驗上做到非常完美,因此呈現出了現在多家平台膠着的局面。

此外,頭條和百度走入同一條河流的原因也取決於對廣告營收的爭奪。2017年,頭條的廣告收入達到百億,同年剛剛布局信息流一年的百度宣布信息流廣告業務收入10億美元。

在隨後的媒體群訪中,面對「今日頭條搜索目標是想超越百度」的問題,朱文佳坦承: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着第一去做的,如果瞄着第二,肯定沒有奔頭。

朱文佳給頭條開出增長「藥方」是成為標準意義上的通用信息平台,「一個現代人所能接觸到的所有內容體裁和分發方式,幾乎都在頭條平台上得到了容納和體現。」他將今日頭條過去七年的思路歸結為「一橫一豎」:「橫」是儘可能豐富的內容體裁,「豎」是儘可能多的分發方式。從內容體裁看,頭條先後增加了圖文、短視頻、直播、問答、微頭條等內容;分發方式上則有個性化推薦、內容運營、關注訂閱。

短兵相接百度重注搜索和信息流事實上從公關戰到訴訟戰,再到信息流業務競爭,頭條和百度間的摩擦一直不斷。此番頭條正式宣布布局搜索業務,或將與百度形成短兵相接的態勢。

這說明今日頭條已經駛入百度的核心業務——搜索,而百度也已經在2016年9月將AI(人工智能)和信息流列為自己的主航道。在核心道路與命脈業務的問題上,雙方未來或許沒有調和餘地。搜索引擎使用率下降、廣告主整體投放減少的大背景下,則讓雙方的爭奪顯得更加激烈。

廣告、電商、金融是互聯網領域最直接的變現方式,信息流廣告又是移動互聯網領域的創新。除今日頭條外,騰訊、百度、微博及快手都已上線信息流產品,並且將其視為營收的關鍵增長點。

目前,雙方在信息流領域的月活用戶和營收情況均處於膠着狀態。據外界預估今日頭條主應用的日活在1.8億左右;據百度過去幾個季度財報,百度應用的日活在1.8億以上,9月百度日活達1.89億,同比增長25%。營收方面,百度2018年營收在800億元規模,其中廣告佔80%以上;而同年,外界猜測今日頭條廣告收入在500億規模。

由此,頭條目前迫切需要補上的就是搜索引擎,這個更側重垂直類目和長尾內容的分發方式。曾在百度搜索部擔任主任架構師的朱文佳這個時候升任今日頭條CEO,也顯得意味深長。對此,朱文佳卻持否認態度,「我理解公司讓我負責頭條是因為我對產品和技術都有比較好的把握,並不是說我是做算法的,如果這樣我直接帶算法團隊就可以了。」

朱文佳介紹,頭條搜索2017年組建團隊,2018年增加對技術團隊投入,目前搜索業務已經上線一年。產品此前在打磨階段,最近在用戶體驗方面,「頭條搜索已經進入了業界的第一梯隊」,後續還會做更多的改進。

今年8月CNNIC公布的第44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雖然2019年國內搜索引擎用戶總數繼續上升,但使用率卻已經連續第2年下滑,從2017年的82.8%下降到81.3%。手機搜索引擎用戶使用也繼續下滑,從2017年的82.9%跌至78.2%。

頭條換帥補齊搜索做到一橫一豎上線七年的今日頭條同樣面臨所有應用程序都有的「七年之癢」——移動互聯網流量見頂,拉新、固粉成為難題,張一鳴曾在年中的內部員工會上表示,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4000萬日活躍用戶(下稱:日活)。更重要的是,除了西瓜視頻之外,不管是悟空問答、微頭條,還是小程序,頭條生態內的創新似乎都不像「app maker」位元組跳動的其他產品那麼亮眼。

這麼做的結果則是,原本做信息流的頭條和原本做搜索引擎的百度正在變得越來越像。

2019年末,今日頭條迎來了誕生的第七個年頭以及第三個重要管理者。新CEO朱文佳在生機大會上首度正式亮相。去年同一時間,站在主舞台上的演講者陳林已成為位元組跳動創新業務負責人。再往前三年,站在這個舞台上的是穿着黑色T恤的位元組跳動創始人張一鳴。

頭條為什麼做搜索?朱文佳談到,內容生態的豐富會改進搜索的結果,這也是頭條做搜索的一部分優勢所在。「推薦引擎和搜索引擎兩者是無縫能結合在一起的,我們對這個產品未來幾年更理想的發展形勢的判斷,是應該結合在一起,因為它們能互相促進。有了搜索之後可以幫助推薦引擎推薦得更准,這是搜索對推薦的幫助。」朱文佳在接受包括新京報記者在內的採訪時稱。

據相關的市場份額調查數據顯示,世界第一大搜索引擎是Google,緊隨其後的是視頻網站Youtube,電商平台亞馬遜領先於微軟開發的搜索引擎必應,僅僅落後傳統門戶巨頭雅虎0.1%的市場份額;與此同時,社交平台臉書、推特、Pinterest分別排在前列。

2019年7月底,今日頭條母公司位元組跳動搜索團隊招聘的信息獲得廣泛關注。位元組跳動方面當時介紹,該公司的搜索產品已經上線,用戶可在今日頭條上面的搜索框進行試用。

頭條進一步完善搜索生態的步驟之一是對互動百科的收購。朱文佳稱,在收購互動百科后,進行了團隊的整合,補充了產品和研發人員,重新制定了更大目標,「希望將來也能把互動百科打造成用戶體驗和內容最好的百科。」

也是在2016年9月,戰略幾經搖擺的百度在其世界大會上決心發力信息流,並正式推出百家號,提出將內容成產、分發、變現串聯。其百家號體系與頭條更早幾年推出的頭條號體系類似,到2016年9月,入駐今日頭條的頭條號已經達到30萬,每天有18億次內容被消費。同年,雙方均推出了針對創作者的補貼計劃,百度是2017年將以100億分成給內容生產者,而頭條則是10億補貼短視頻創作者。

無論是Youtube還是身後的亞馬遜、臉書、推特們,其本身都有非常優質的內容源。在這種情況下,當他們成為各自使用場景的代名詞,也就承載了用戶們的日常行為,自然會擁有非常活躍的內部搜索。活躍的內容生態和場景需求,也是朱文佳認為頭條應該做搜索的原因,其挑戰在於技術、團隊和算法。

最早二者對標的是信息流業務。頭條從2014年開始發力信息流廣告,搶走了不少原本屬於百度搜索的廣告份額。2016年,頭條的營收達到80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主要收入來源是信息流廣告。同年,百度總營收705.49億元,凈利潤116.32億元,只有2015年的三分之一。

搜索這個百度佔據國內主導地位的行業,則成為二者的新戰場。在2019年第二季度、第三季度兩次財報發佈后,李彥宏強調,「搜索是百度的根基,是百度的核心價值」。

今日关键词:诺奖最年长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