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快3投注-晚间新闻联播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公司收入-那么优客工场2019年前三季度的收入为5.96亿

央视春晚节目单

經歷了Wework上市流產一事後,市場對共享辦公的態度有所冷淡,且優客工場的發展也只能算有憂有喜。若後續定價過高,不受市場歡迎也很正常。

但智通財經APP發現,2019年前三季度收入的大增不僅是因為工作空間滲透率的提升,與公司在2018年12月收購的省廣眾爍有很大關係。省廣眾爍是一家新型的數字整合營銷公司,在前三季度時,該公司貢獻的收入佔比高達46%。

就在這樣頗為嚴峻的背景之下,中國版「Wework」——優客工場(UK.US)于在12月11日向SEC遞交了上市資料,申請在紐交所上市。

其次,由於省廣眾爍的營銷及品牌服務貢獻了將近一半的收入,對優客工場整體運營效率的提升起到了助推作用。事實上,共享辦公室業務的運營效率是低於業績中所展現的數據的。

而在優客工場快速擴張的背後,是強大融資能力的支持。智通財經APP在天眼查中發現,優客工場自天使輪融資開始,前前後後有高達20次的融資次數。較為出名的創新工場、真格基金、紅杉資本、普思資本、天弘基金等都是優客工場的股東。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強大融資能力的支撐,優客工場在負債上的把握相對穩健。在高速擴張的2018年,公司的資產負債率為88%,而隨着2019年增速的放緩,公司今年三季度的資產負債率已下降至57.57%。但若剔除商譽,則增至80%。

從毛利率上看,省廣眾爍的營銷和品牌服務毛利率僅有9.67%,結合收入增速來看,該公司目前還處於發展早期,因此大概率處於虧損狀態。隨着使用率的提升,優客工場工作空間的收入成本也逐漸下降。通過計算能發現,2017年時,該業務在收入1塊錢的同時毛虧1塊錢。但至2019年第三季度時,該業務每收入1塊錢,毛虧已下降至0.42元。

媒體公司貢獻近一半收入從收入來看,優客工場的變現速度顯著增強。2018年時,該公司的收入為4.49億人民幣,同比增長168.86%。至2019年前三季度時,收入同比增長210%至8.75億。

即使投出了阿里巴巴(BABA.US)這樣偉大公司的孫正義,也在Wework上「栽了跟頭」。雖然Wework目前的市值跌至80億美元,但軟銀先後已在該公司上砸下了130多億美金。為了讓Wework在上市失敗後繼續運營,孫正義承諾再為Wework籌集50億美元的融資。

得益於省廣眾爍的收入貢獻以及工作空間運營效率的提升,優客工場整體的凈虧損率明顯改善。2019年前三季度時,凈虧損率已降至65.5%,較去年同期直降超30個百分點。

據上市資料顯示,目前創始人毛大慶及其配偶持有優客工場35.27%的股份,其他董事及高管人員僅持股2.38%。此外,AMBITIOUS WORLD LIMITED持股8.56%,Starry Shore Company Limited持股5.31%。剩餘的50.86%則由其他基金或投資公司持有,但佔比均未超5%。可見優客工場股權較為分散,解禁期過後,將對股價造成一定壓力。

首先,運營效率的提升與2019年擴張速度的大幅放緩有明顯關係。為了上市獲得高估值,優客工場放緩擴張讓利潤表、資產負債表都變得相對好看。但至2020年時,來自共享辦公室的收入增速必將因為2019年擴張的放緩而有所降低。

截至2019年9月30日時,優客工場在中國和新加坡的41個城市中打造了197個工作空間,其中的171個已投入運營,剩餘的26個正在建設或準備施工。而輕資產模式下的空間則有39個,佔優客工場總管理面積的22.8%。

從使用率指標來看,由於2018年快速擴張,2019年的入住率逐漸提升,會員保持高增長,從而推動使用率的上升。據上市資料顯示,2018年至2019年前三個月時,優客工場的會員人數都保持了超過140%的增長水平。因此,運營空間的佔有率在2019年前三個月提升19個百分點,成熟空間的使用率則從2017年開始便穩步提升。據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顯示,行業中成熟空間的使用率平均為62%,而優客工場在今年三季度時的使用率高達83%,遠高出行業水平。

此外,即使優客工場的運營效率已有所改善,但該公司目前仍處於虧損狀態是不爭的事實,2019年前三季度時,經調整凈虧損為3.43億人民幣。且中短期內難以實現盈虧平衡,為使規模擴張,虧損加大也並非不可能。而美股市場對於持續虧損,現金流也遲遲不能轉正的企業較為厭惡,估值會大打折扣。

2019年擴張速度明顯放緩從運營指標來看,優客工場在2018年擴張較快,但2019年的擴張速度則有明顯減緩。智通財經APP發現,2018年時,空間數量、運行中的空間數同比增長分別為103.2%、145.45%。與此同時,工作站的數量也大幅飆升,運行中空間的工作站數量同比增長172.22%。但2019年前三季度時,空間數量僅增6家,運行中的空間數增加了9家,工作站的增速則下滑至14.13%。

既然需求存在,如何運營便是關鍵。且中國的共享辦公室行業較為分散,即使優客工場在國內已成為龍頭,但其市佔率僅有4.7%。鑒於共享辦公室的行業特點,未來只有融資能力、運營能力、品牌都相對較好的企業才能在該行業中脫穎而出。

同時,由於融資輪次較多,基金、投資機構等總計持股超50%,而該等股東持股比例均未超5%,可見股權較為分散。若解禁期滿,股價必將有所承壓。

四大風險值得注意雖然Wework上市的流產讓華爾街對共享空間的巨額虧損頗有爭議,但不可否認共享空間的市場需求確實存在。

華爾街對待優客工場的態度,是否會有所不同?

Wework上市流產的消息曾轟動一時,因為從470億美元的估值暴跌至80億,這家被譽為最具價值的科技初創公司僅用了6周時間。

隨着工作空間數量的大幅增長,U Bazaar平台上的會員也快速積累。截至目前,該平台上有大約60.96萬名會員,其中包括約58.46萬個人和2.5萬家企業。

事實上,凈虧損率受到了長期資產減值、長期投資減值、公允價值變動的影響。若採用經調整后的凈虧損率來看,2019年前三季度時,已下降至39.2%,較去年同期下降超37個百分點,運營效率改善明顯。

而發生這一切的根源,則是華爾街對Wework巨額虧損的擔憂。隨着Wework IPO的流產,市場對於共享空間生意模式的質疑也空間高漲。

據佛若斯特沙利文數據顯示,中國共享辦公室規模從2013年的11.7人增至2018年的174.1億,複合增速高達71.7%。預計至2023年時,複合年增長率仍高達50%。

20次融資支撐快速擴張據天眼查數據顯示,優客工場成立於2015年4月3日,並於當年9月啟動了首個合作空間。在之後的四年中,優客工場高速擴張。為了減輕資本壓力,在採用自營模式同時,優客工場還開發了輕資產擴張模式。在該等模式下,房東承擔了大部分的資本投資,而優客工場則以自身品牌提供空間設計、建造和其他管理服務。

優客工場依靠強大融資能力和「自營+輕資產」的模式搶跑一步,且運營能力逐漸改善,後續將受益於行業的持續發展。不過,優客工場所面臨的問題也並不少。

上市無望后,Wework迎來了一系列變故。在創始人亞當·諾伊曼被免去CEO職務的同時,公司宣布裁員2400人,並欲開始變賣資產「回血」。

與此同時,優客工場搭建了一個包括智能辦公系統、物聯網解決方案和數據管理系統在內的智能集成平台U Bazaar。通過該平台,優客工場可以為會員提供離線和在線服務。這與Wework較為相似,為自己的租客創建了一個社交網絡。

不過,由於成熟空間需要兩年時間的過渡,但優客工場在今年放慢了擴張速度,那麼在2021、2022年時,優客工場的業績增速將有一定的放緩。

若剔除省廣眾爍的收入,那麼優客工場2019年前三季度的收入為5.96億,同比增長僅37%,較2018年僅100%的增速顯著下滑,由此可見,在擴張變慢后,收入增速也隨之放緩。鑒於2019年前三個月的擴張速度,2020年時,來自工作空間的收入增速或將再下一個台階。

今日关键词:国铁已送防疫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