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本身不会是各大金融机构与产业企业的主战场-临高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参与联盟-区块链技术本身不会是各大金融机构与产业企业的主战场

澳网王蔷淘汰小威

「用戶需要培育與引導的過程。」王華宗表示,來自離技術較遠、產業端的客戶有時會認為,區塊鏈是一個挺「高大上」的產品,直觀感受就是用區塊鏈平台,是否業務會變得更複雜。在此過程中,技術服務方要做的就是打消客戶顧慮,給客戶帶來「無感」的體驗,亦或是說,沒有很顯性的讓客戶覺得區塊鏈技術令其業務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同時通過提供一些增值價值,例如增信、存證、衍生的金融服務等引起客戶興趣並認可和參与。

拼資源、附加值如何才能吸引參与方加入?雲永網絡副總經理王華宗告訴記者,目前從整個行業發展階段來說,構建「供應鏈金融+區塊鏈」的聯盟鏈形式還處於相對初期的階段,公司一開始會尋找已經合作並有一定場景基礎的夥伴推廣,面對區塊鏈技術,客戶普遍的顧慮主要來自於對新興技術的不確定性。作為第三方技術公司,首先要確保在提供區塊鏈服務時,不會給用戶原有業務帶來影響與困擾。在此前提下,如果第三方技術公司還能給客戶帶來一些增值服務,或許相關參与方就會願意去接受與嘗試區塊鏈。「這一過程很像十多年前的互聯網發展,在早期時候,貿易業務交互主要是在線下,隨後出現了產業互聯網平台,通過帶來便利性與附加值,使得各個主體逐步願意接受與使用新模式。」

王華宗指出,如果區塊鏈底層技術發展進一步成熟,大型技術公司佔據較大的市場份額后,小型區塊鏈服務的技術供應商在底層技術上就會缺乏競爭力。但是在底層技術與上層應用結合這一塊,具有廣闊的空間,畢竟對於各個產業鏈、每個細分領域產業客戶,其應用與業務流程千差萬別。基於業務場景與區塊鏈技術結合、業務場景化的服務,是未來技術公司需要考慮與突破的方向。恆生電子作為單純提供區塊鏈技術平台,也是遠遠不夠的,其在積極與各個合作夥伴構建聯合生態服務,結合場景化的應用,為客戶輸出區塊鏈技術服務與整體應用方案。所以作為區塊鏈技術服務的第三方技術公司,未來或許會朝着這個方向,慢慢從底層技術研發走向與業務應用相結合的整體化的解決方案輸出。「深挖應用與技術的契合點是發展的重點方向。」

「小範圍的聯盟鏈更多形成了項目方和資金方的利益綁定,這一利益綁定形成了天然的進入壁壘,巨頭是無法通過技術來突破的。」陳文表示,聯盟鏈的牽頭方可以是大資方也可以大的核心企業方甚至是獨立的技術方,資方搭建的聯盟鏈是整合各個合作產業方,也不排除吸引新的資方進來,產業方搭建的聯盟鏈往往是對接多個資金方,而具備技術能力的第三方大多針對多個小資方和小的產業方做成平台化的模式。只要資方對於優質項目的需求一直存在,就必然會努力加入多個聯盟鏈。但對於產業主導的聯盟鏈,更多會是對於核心企業的認可。在加入前,已經會形成對於核心企業的篩選機制。

《中國區塊鏈發展報告(2019)》指出,我國金融行業對區塊鏈技術的研究和應用主要以聯盟鏈為普遍形式,呈現大型機構逐漸成立專項技術團隊、小型機構依賴支持的特點。「小型金融機構和企業主要通過加入大型金融機構或企業建立的聯盟鏈形式應用區塊鏈技術,直接使用已經開發完成的區塊鏈系統,調用系統接口實現業務接入即可。」

不過,區塊鏈的應用與大規模落地並不容易。從被動到受認可,讓技術與應用更好的結合無疑需要參与度,無論是產業、金融還是第三方技術公司都在試圖盤活自己的資源與找到更多的參与方,尤其是在區塊鏈對於供應鏈金融領域的落地方面。

華軟金科方面則指出,「供應鏈金融和行業特點關係密切,需要深入了解業務場景才能設計出切合實際的金融產品。因此,其發展格局的可能區域屬性、行業屬性會非常明顯,形成的是一個個分佈的『群落』(『群落』之間再互通有無),而不大可能形成一家獨角獸。這種生產關係,與區塊鏈中的『聯盟鏈』十分相似。」

場景應用層面難有獨角獸陳文表示,供應鏈金融模式本身就是閉環,區塊鏈技術的引入更多是為了防止這個閉環內部的參与方造假,降低內部的道德風險問題。最初的公有鏈,金融機構和產業主體參与度普遍不高,因為這種去中心的鏈,去的是金融機構和產業巨頭這個中心,但聯盟鏈推出后金融機構和產業巨頭的參与度明顯提高,因為區塊鏈的應用在不傷害他們的利益的同時能夠解決一些痛點問題。

但也有金融從業者向記者提出困惑,在「區塊鏈+供應鏈金融」模式中,做區塊鏈是為了確權併流通,其中牽涉到真實性及可靠性問題背後對應的債權債務關係是不可撤銷的確權。那麼,如果不是絕大部分市場的參与方都在同一個鏈里,確權只在一個小範圍的鏈里,只能對小範圍的參与方確權,其意義何在?

艾瑞諮詢發佈的《區塊鏈+供應鏈金融行業研究報告》預測,至2023年,區塊鏈可使供應鏈金融市場滲透率增加28.3%,將帶來約3.6萬億元市場規模增量。互鏈脈搏研究院報告顯示,在2019年半年度報告中提及區塊鏈的上市公司共有65家,金融始終是各上市公司發展區塊鏈的主要領域,其中供應鏈金融更是成為多家公司深耕的方向。

談及未來如何更多的覆蓋時,怡亞通方面坦率地說,目前怡亞通主要致力於深挖體系內2000多位品牌客戶。

技術或有巨頭雖然上述多位業內人士以及公司強調「區塊鏈+供應鏈金融」是一種「弱中心」模式,但從技術上看,區塊鏈技術的未來格局恐非如此。

從業者認為,除了大頭部金融機構,其他金融機構自主研發區塊鏈技術並不經濟也並不「科學」。整個區塊鏈聯盟鏈技術的推進,還是多方推進,比如頭部商業銀行自主研發區塊鏈技術,但也會有某一個點上的問題需要招標。當前傳統銀行的薪資,並留不住IT技術人員,所以都需要三方力量。

「『小魚』不一定比『大魚』差。」張貝龍舉例稱:如單一主營生產塑料袋的企業,這些小微企業業務呈現季節性波動或受大環境影響遇到低谷時,沒有資金承接不了大訂單,盈利能力大打折扣,尋找金融手段往往十分困難。而區塊鏈可以追溯到這家企業塑料袋的購買方,如果購買方信用資質較優,我們就可以為生產塑料袋的小微企業做授信。希望聯盟鏈變大隻是一個結果,更重要的是同一個業務領域下聯盟與聯盟之間可能會產生的交叉(交集),在有交叉的情況下就有更好的授信。

據了解,目前國內第三方技術公司與大型金融機構對區塊鏈技術在金融領域應用的布局十分前瞻。

五道口供應鏈研究院院長魯順強調,作為實現商業目的的工具,區塊鏈技術本身不會是各大金融機構與產業企業的主戰場,基礎技術研究與設施更多應該由國家制定標準,第三方技術公司研發推進。

原標題:區塊鏈應用初破局 供應鏈金融主打聯盟鏈

「要提高聯盟鏈的參与度,就是要在不傷害金融機構與產業巨頭的利益的前提下,同時能夠解決一些痛點問題。區塊鏈的應用可以是『大』鏈也可以是『小』鏈,但其得到應用的前提是解決利益問題。」西南財經大學普惠金融與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陳文對《中國經營報》記者坦言,在技術應用起步階段,「拉人頭」不可避免。

王華宗告訴記者,在區塊鏈場景段的構建過程中,目前還處於逐步推廣階段。在技術應用初期,希望構建一個全生態的聯盟,比如把各個參与方主體都能納入進來,其實比較理想化,但在實際操作中,仍是從小到大的一個推廣過程。「在參与主體不夠多的情況下,『區塊鏈+供應鏈金融』能發揮的作用固然比較有限,但在前期構建區塊鏈生態過程中,其實也起到了一定的示範作用,可以通過實際價值的挖掘逐步吸引業務參与方加入。」

華軟金科認為,在「區塊鏈+供應鏈金融」的業務場景中,涉及的參与方很多,數據分散;各方地位相對平等,沒有一家處於絕對主導的地位。因此,「去中心化」或「弱中心」的分佈數據平台就非常適合這種場景,可以確保各方平等地共享數據,互相信任。這與區塊鏈技術的特點天然一致。未來產業和金融更大程度的融合已經成為趨勢。

同時陳文也提及,在聯盟鏈中區塊鏈相關節點的權限就已經存在差異,並非公有鏈中完全的平等,在未來的跨鏈競合中區塊鏈的相關節點權限劃分將更為多元,從而確保在參与方利益得到保障的前提下實現聯盟鏈間的有機整合。

張貝龍強調,很多人把區塊鏈比作信用機器,但以供應鏈金融的例子來看,區塊鏈的作用並不是創造信用,而是利用區塊鏈的可追溯性,把核心企業的信用向上級(多級)供應商傳遞。傳統供應鏈金融是圍繞核心企業,作為中心化平台,再去對接多個資方。但「區塊鏈+供應鏈金融」模式並非如此,區塊鏈作為泛中心化、弱中心化的模式,有別於傳統供應鏈金融發起者希望所有參与者都匯聚到平台上,「區塊鏈+供應鏈金融」模式的主旨是構建生態,由生態參与者共同運營生態、共同盈利。細究之下共分三類參与者:供應鏈企業(需要融資的小微企業)、核心企業、資金方。原本傳統供應鏈金融中心化的形式是會導致中心越來越大、掌握越來越多的話語權,其他參与者的利益都會向中心彙集,於是任何參与者都想成為中心。而區塊鏈模式下,是參与者互相平衡,彙集不同的商業銀行、匯聚不同的核心企業、不同的保理商,其中就會有利率、融資、服務的競爭,讓生態越來越好。

在技術紅利和數字化浪潮之下,區塊鏈不僅是第三方技術公司的立足戰略,也成為產業方與資金方希望尋找增量的發力點。

來自場景應用方的怡亞通在解釋吸引參与者的過程,就不掩其對掌握場景資源的自信。怡亞通表示,「在2017年剛剛與技術公司合作時,技術概念太新,我們推廣的非常累,雖然怡亞通所覆蓋的品牌多達2600個,但是遊說品牌方參与的過程中,我們還是遇到了阻礙。直到我們遇到了願意與我們共同探討區塊鏈應用的品牌方,我們了解到在奶粉行業中,品牌商普遍關心其品牌的知名度,如果奶粉具有產品溯源信息,對其塑造公信力與品牌效應是大有幫助的。所以在目前階段,怡亞通區塊鏈業務的主攻方向為發現區塊鏈場景、結合區塊鏈應用、為技術公司提供更多的應用場景,例如近期公司與螞蟻金服達成合作,內容之一就是其提供供應鏈金融場景。」

趣鏈科技北京分公司副總經理張貝龍表示,業務收益是重點。要讓更多參与方加入區塊鏈+供應鏈生態里,就要能讓大家分享到相應的增量收益。

「有無區塊鏈應用的場景,主要取決於品牌方是否願意嘗試。曾經我們非常被動,區塊鏈的概念太新,推廣地十分艱難。許多品牌方並不願意花額外的費用去嘗試具有不確定性的技術。但隨着國家高層定調以及落地的案例,品牌方對我們的認可度逐漸提高,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我們被動的局面。」怡亞通(002183.SZ)方面告訴記者。

在一番參与方數量比拼之後,搶到更多的「人」就一定更好嗎?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會被少數金融機構與產業巨頭掌控變成一家獨大的鏈嗎?

「能拿到別人拿不到的客戶。」張貝龍補充道,獨特的資源與地方特色經濟和政府支持也是不同聯盟鏈能夠各自生存、壯大的原因。

「我認為區塊鏈單純從技術層面來說,未來真正的發展空間相對於應用來說不會很大,因為前期第三方技術公司主要是在做底層平台的構建,此時與上層業務的應用相關性其實不大。底層平台隨着後續業內標準的出台,區塊鏈技術領域的競爭我認為不會形成主戰場,未來也許幾個大型技術平台來做區塊鏈技術的輸出就夠用了。此外,聯盟鏈的發起方的公信力與影響力是各參与方加入的重要考慮因素。」業內人士表示。

今日关键词:赵忠祥灵堂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