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直播间5个月内产生了400多万元的打赏流水-海丰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事件好评-他的直播间5个月内产生了400多万元的打赏流水

湘江填埋举报无果

一個名叫「智嘉」的秀場流量主播發問,「相比喬碧蘿是如何走紅的,我更關心粉絲打賞的錢去哪了」。智嘉自曝,2016年直播火爆時,他的直播間5個月內產生了400多萬元的打賞流水,但只有5萬是真的,其餘都是經紀公司刷的。

最近,「喬碧蘿事件」引發直播界和公眾廣泛關注。鬥魚主播「喬碧蘿殿下」在一次連麥過程中,因為「操作失誤」導致真實容貌暴露,原本展示的「蘿莉」臉和少女外形瞬間變成「58歲婦女」。鬥魚聲稱,該事件系主播自主策劃、刻意炒作,將永久封停其直播間。

法律與規矩都對刷單刷好評亮劍,直播平台上這種明規則似的「刷流水」行為呢?從情理上說,這種把民眾當猴子耍的「刷流水」行徑,起碼已經與企業社會道德和價值觀背離了十萬八千里。平台與經紀公司勾結、經紀公司與主播搭戲,對於監管部門來說,按照流水單順藤摸瓜便是,關鍵是,誰來測謊、誰來執罰?打賞「流水」造假,發現一起關停一家——「喬碧蘿事件」之後,不妨來點雷霆的專項治理,治治這個領域的魑魅魍魎吧。

說得更直白一些,這些多金的「土豪人設」,就跟電商APP里泛濫成災的刷單好評一樣,不過是一種誘人上當、催人入坑的氛圍。一方面,它給眾多圍觀的粉絲製造了一種「這個主播有土豪捧着」的錯覺,放大從眾效應,慫恿跟風刷禮;另一方面,跟主播合夥兒唱雙簧,甚至安排兩個假土豪互斗,製造泡沫繁榮,污染行業數據。

原來「土豪」刷大禮,全是拼演技。5個月,400多萬元的打賞流水,只有五六萬元是真的——這「含水量」大概跟海洋里的水母差不多了。至此,公眾大概弄明白了一個道理:為什麼直播間出手闊綽的土豪們總顯得視金錢如糞土,三五千塊錢的「城堡」「火箭」就跟點贊一樣瘋狂刷,原來這錢真不是個人腰包里掏的,不過是來回點鈔給圍觀者並藉此煽情的「公司道具」。

金光閃閃的直播間背後,是相對骨感的現實:今年初,有高校發佈的網絡直播調查數據顯示,絕大多數網絡主播收入水平一般,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的網絡主播佔比68.3%,月收入超過1萬元的網絡主播只佔12.6%。除少數主播將網絡直播作為一種正式職業外,絕大多數人將直播作為兼職。

唱戲般的作假、史詩級的套路,且不談主播的薪資水平,此般行業亂象,跟傳統的皮包公司有何二異呢?弄虛作假、坑蒙拐騙,「刷流水」的直播間,跟某些電視台午夜檔的「廣告表演藝術家」一樣,乾的都是以「人傻錢多速來」蠱惑人的勾當。

直播「刷流水」亟須一場專項打假

「喬碧蘿事件」引發信任危機,看到直播平台綿軟的道歉譴責,有必要追問一句:電商刷單有罪,直播「刷流水」有理?

刷單式造假是明擺着的違法行為。新版《反不正當競爭法》2018年1月1日起實施后,全國首例電商企業起訴刷單平台第一案近日在浙江省杭州市宣判,「美麗啪」上有組織的刷單行為,被判賠償淘寶網經濟損失200萬元並在淘寶網上刊登聲明消除影響。而7月10日起,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起草的《嚴重違法失信名單管理辦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根據《徵求意見稿》,網店刷好評、刪差評被行政處罰等36種情形擬列入嚴重違法失信名單。

今日关键词:新型肺炎乙类传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