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大爷若曦-张大爷与张若曦于2011年11月签订赠与合同后

深圳公安武警练兵

法院經審理查明,張大爺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與被告張若曦簽訂的贈與合同,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自協議簽訂后,被告張若曦的父母於2011年12月至2012年4月期間將協議上所述房屋翻建。房屋建好后,張大爺一人在該房屋中居住至百年,其生活環境得到改善,張若曦的父母也代其履行了扶養義務,在張大爺死亡后亦對其進行安葬,並承擔了喪事辦理的所有費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之規定,「因受贈人的違法行為致使贈與人死亡或者喪失民事行為能力的,贈與人的繼承人或者法定代理人可以撤銷贈與。」本案中,原告張福生雖然作為張大爺的繼承人可提起訴訟,但其並未提供相應證據證明被告張若曦存在違法行為致使張大爺死亡,故法院不予支持。

2018年9月,張大爺被發現死於家中,張若曦父母得知此事後,按照協議要求為其辦理喪葬事宜,其間所有費用均由張若曦母親支出。本以為事情就此了結,幾個月後,張大爺的胞兄張福生突然跑到自己家中,主張自己才是涉案房屋的法定繼承人。雙方爭執不下,今年4月,張福生向法院提起訴訟。

至於原告主張的關於本案是遺贈扶養協議還是附義務的贈與合同問題,法院認為遺贈扶養協議與附扶養義務的贈與合同,實質上都是一種民事贈與行為,但遺贈扶養協議贈與的是公民的遺產,扶養人只有在承擔生養死葬的義務后,才能獲得協議約定的被扶養公民的遺產。而附扶養義務的贈與合同,是在合同生效后,贈與人于生前將財產交付受贈人,並由受贈人履行扶養義務。本案中,張大爺與張若曦於2011年11月簽訂贈與合同后,即將涉案房屋交由張若曦,並由張若曦父親對房屋進行翻建,贈與合同已經實際履行,故張大爺與張若曦簽訂的「贈與協議」實質上為附扶養義務的贈與合同。

據此,法院判決駁回原告張福生的訴訟請求,涉案房屋歸張若曦所有。李夢瑤 王 難

張大爺出生於1955年,一直沒有結婚,膝下也無子女。隨着年齡增長,日常生活確實有很多不便,但最心煩的就是他的身後事。2011年夏天,張大爺無意中聽朋友說了一種「生養死葬」協議,簡單地說就是可以用他的房產養老。張大爺想想也是,自己終身未婚,無兒無女,家裡老人也都不在了,不如用自己名下的這套房子換來一個舒適的晚年生活。

常話說「老有所依」,六旬老人張大爺考慮到自己未婚無子,遂於2011年與遠房曾孫女張若曦簽訂「贈與協議」,約定其位於銅山的一處房產及院落歸張若曦所有,由張若曦負責其生養死葬及贍養義務。2018年9月張大爺去世,張若曦母親代其處理張大爺的喪葬事宜。幾個月後,張大爺的胞兄張福生突然出現,以涉案房屋未過戶至張若曦名下、張若曦未履行生養死葬為由訴至徐州市銅山區法院,要求撤銷該份「贈與協議」。

原告張福生認為,張大爺與被告張若曦簽訂的「贈與協議」實為遺贈扶養協議。首先,該協議中約定了甲乙雙方應盡的義務,被告應承擔贈與人生養死葬的義務。張大爺生前有較為穩定的收入來源,但死亡多日才被發現,說明被告未盡到生養死葬的義務。其次,被告並未將該房屋過戶,即使為贈與,產權沒有實際變更,產權證沒有實際交付,被告也未實際居住,故該贈與沒有實際履行。因此,自己作為張大爺的法定繼承人,有權向法院申請撤銷該份協議。

思來想去,張大爺便想到了遠房的曾外孫女張若曦,小姑娘聰明伶俐,甚得張大爺歡心。隨後便聯繫張若曦的父母,告知自己的想法。經過慎重思考,2011年11月13日,張大爺與張若曦簽訂贈與協議,約定其位於銅山的一處房產及院落在自己百年之後歸張若曦所有及使用,同時張若曦負責其生養死葬及贍養義務,在張若曦成年之前相關義務由張若曦的法定監護人承擔。在協議簽署后,張若曦的父母於2011年12月至2012年4月期間將房屋進行翻建,房屋建好后,張大爺便一直在此地居住。看着煥然一新的房屋,張大爺不禁感嘆終於了卻了心中的大事,日後可以安享晚年了。

今日关键词:李嘉诚捐款5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