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生活记者-想用镜头记录下小郑“代扔垃圾”的日常

5G是把双刃剑

談到二手電商平台上發佈的代扔垃圾帖,小鄭笑稱那只是和朋友間的一個奇想,自己並沒有當真。實際上,帖子發出去后真正諮詢的人只有兩三個,截至目前一單都沒有成交過,所以都是義務給小區里的老人幫忙日常代扔垃圾。「很多居民家的綠色賬戶卡都存放在我這裏,平常奶奶值班幫大夥倒完垃圾后就需要掃二維碼積分。小區里很多志願者年紀大,跟我奶奶一樣不太會用智能手機,有時候掃不出來比較着急,我沒事時也會在垃圾房那邊陪她們。天氣熱的時候,味道也會比較熏人,但一想到爺爺奶奶們都如此積極地投身志願者工作,我們年輕人又有什麼理由不沖在前頭呢?」

中午12時抵達后,記者原以為時間綽綽有餘,然而沒想到為見小鄭一面竟等了足足6個小時。家中只有奶奶張士芳一人,她告訴記者,小鄭把暑假生活安排得滿滿當當:早上8時多就去實習,下午4時半后還要給別人上一次家教課,回來怎麼著也得等到6點多。

談話時間其實並不長,小鄭卻向記者強調了很多次,幫忙代扔垃圾只是一件平凡小事。用她自己的話來說,「這隻是養成一個生活習慣,並不麻煩。這世上還有許多行動不便的人需要幫忙。或許一個人的力量很小,但只要做好自己能做的事,就可以把愛心放大到整個社會。」

父母離異后,爺爺奶奶將小鄭撫育成人,但隨着年歲漸長,他們也開始感到力不從心。家裡開銷不算小,所以除了負擔學業費用外,小鄭還得身兼數職來補貼家用,但每當鄰居出於照顧讓她幫忙扔垃圾時想給報酬,都被小鄭婉言謝絕了。「我其實挺『財迷』的,可能是覺得爺爺奶奶太辛苦,所以就養成了攢錢的習慣。比如小時候不喜歡吃紅燒肉,就會以1元的價格賣給班裡的男同學。我想讓爺爺奶奶過上幸福的晚年生活,但並不意味着就得依靠別人的幫助。學校里的助學金我都不怎麼申請,因為覺得自己並沒有到那種地步,還有很多同學家裡經濟條件非常困難,這我是能感覺到的。」

余華的《活着》,小鄭讀了不下五遍,在她看來,生活如此殘酷,主人公卻能積極地生活,這本身就足以令人動容。

「我吃穿不愁還有書念,已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在小鄭看來,自己幫忙扔垃圾只是隨手之勞,並沒有什麼特別值得稱讚的地方。「我們這棟樓里沒有電梯,很多老人上下樓梯都行動不便。我奶奶平時就積極擔任小區垃圾分類志願者工作,在她的影響下,我對垃圾分類的標準也比較了解,每天上學時就會順手把樓道里別家堆在門外的垃圾帶下去。久而久之,鄰居們知道了這個情況,有需要就會叫我幫忙。」

松江區大二女生暑期幫社區老人「代扔垃圾」分文不取 一個人的愛心能溫暖一群人

臨別時,她送給我一句她最喜歡的話,「自信和希望是青年的特權,行動是打敗焦慮最好的辦法」。

垃圾分類實行后,上海很多小區都採用了定時定點扔垃圾的模式,而每棟樓里總有幾名行動不便的老人或是生活難以自理的殘障人士,應運而生的「代扔垃圾」服務,幾乎成為所有小區的「剛需」。在「代扔垃圾」成為具有可操作性的商業模式之前,他們的需求多半依靠熱心人的關愛和堅守,在小區里被默默消化。

某二手電商平台上存在不少上海地區代扔垃圾的購買鏈接,記者聯繫到其中一位賣家小鄭,詳談過後,發現她其實是上海工程技術大學一名大二的學生,想要利用暑期來兼職代扔垃圾服務。在她同意麵聊后,記者來到上海市松江區松匯東路茸南苑小區,想用鏡頭記錄下小鄭「代扔垃圾」的日常。

閑着無聊,記者參觀了她們的小屋,發現家中擺放着很多照片,記錄了小鄭點點滴滴的成長。傍晚,記者見到小鄭時,她始終掛在嘴角的微笑卻跟照片里的小女孩一模一樣。樂觀、活潑、愛笑,是小鄭留給我最為深刻的印象,儘管父母離異,她自出生起就和爺爺奶奶相依為命,但在這個20歲的女孩身上,你能明顯感受到她對生活的熱愛。

小鄭書房裡擺滿了各式獎狀,記者注意到,除了體育賽事和學業優良的證書以外,她還曾因拾金不昧得到過學校表揚。

談話間,轉眼到了六點半,小鄭吃過簡單的晚飯後便和奶奶一起去值班,路上遇見了不少熟人,她熟練地接過爺爺奶奶手中的垃圾,小跑着奔往垃圾房。(見習記者 楊歡)

今日关键词:男孩吃面包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