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手术女儿-从三个月发现这个病做了第一次手术

亚马逊雨林大火

當得知孩子感染原因后,黃宏悔恨萬分,她沒想到的是,這個病毒竟然來自於她。

甜甜的爸爸告訴記者,他們去北京也打聽過,孩子這個病即使到北京,也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法,只能「長了就切」。

甜甜出生在瀋陽市康平縣,現在22個月大。在她出生3個月時,母親黃宏發現女兒哭聲沙啞,「好像嗓子里有東西堵着」,到醫院檢查后,甜甜被確診患上了喉乳頭狀瘤。

22個月大的漂亮小姑娘因為母體感染從出生3個月開始大約每3個月就要做一次手術至今,她已做了割喉手術6次由於病情反覆頸部剛愈合,就要被切開……更令人心疼的是未來等待她的,還有將近30次手術

8月21日上午,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盛京醫院重症監護室門外,黃宏已經守了三天兩夜,甜甜因為喉乳頭腫瘤堵塞氣管呼吸困難,氣管被切開,住進了重症監護室。

這麼漂亮的孩子,怎麼就得了這個病?

六次手術讓她無比懼怕手術室

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盛京醫院的醫生告訴記者,乳頭狀瘤為喉部常見的良性腫瘤,目前的治療方法只能是通過手術切除,一般不會癌變,但是兒童的喉很小,手術空間有限,很難一次徹底切除,尤其是該病特徵就是百分百複發,切除后還會再長,所以甜甜一直在不斷接受手術。

「我女兒全身到處插着管子」

這次入院,距離甜甜上次做切除手術才2個月,更讓人揪心的是,這次切開氣管還不能打麻藥,因為在氣管堵塞無法插管的情況下,麻醉會導致孩子停止呼吸,只能在清醒狀態下做氣管切開手術……

在清醒狀態下,孩子的氣管被切開…

看着女兒這麼遭罪,黃宏心疼得要滴血,她握住甜甜的小手,雖然孩子無法說話,但她拉住了媽媽的手。

「從三個月發現這個病做了第一次手術,此後每個月都要到醫院複查,一旦發現又長了,就馬上再做手術,兩個月前剛剛做完第6次手術。」黃宏講述女兒的治療經過時,心疼得流淚——當媽媽的,即使孩子發燒感冒都會心疼,何況是動了這麼多次刀。

原來,黃宏懷孕時雖然孕檢胎兒一切正常,但她並不知道自己攜帶了宮頸癌病毒HPV,「這個病如果不是專門去檢查,一般也不會想到自己已經攜帶。」黃宏說,自己生活在農村,根本沒想到做這種檢查,又因為她是順產生的孩子,造成她的女兒不幸被感染了這個病毒。

烏黑髮亮的大眼撲閃閃,紅彤彤的臉蛋像蘋果一樣,就是這樣一個猶如小天使的姑娘,即將進行第7次割喉手術。

記者從醫院了解到,氣管切開后,甜甜的肺部進行了插管引流,因為感染引起了發燒。目前的治療方案是等待各項指標穩定,撤掉引流管;如果孩子的呼吸平穩,再把氣管里的塑料管換成金屬的,最後再考慮乳頭瘤切除手術。

「我的女兒一定要挺住啊,我希望她堅強的活下去!」 甜甜的爸爸說,他們一定會陪着女兒與疾病抗爭到底。

8月19日,甜甜在家中和哥哥玩耍時,因為搶玩具哭了,當黃宏發現時,女兒已經呼吸困難、臉色發紫。「我們趕緊把孩子抱到醫院,醫生說孩子氣管粘連堵塞,必須馬上切開氣管。」

記者從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盛京醫院了解到:甜甜這種病例並不多見,資料顯示,有患者到七八歲或者青春期免疫力增強后,乳頭瘤有停止生長的趨勢。甜甜現在才22個月,每兩三個月做一次手術,到七八歲,她可能要經歷三十次手術。

探視時間結束,黃宏想走,但捨不得放開女兒的小手;雖然甜甜不能說話,但她眼角流着淚,眼神里滿是「媽媽不要走,媽媽陪着我」的哀求。從出生3個月至今,無數次來醫院檢查、做手術、複查,甜甜對醫院、對手術室已經產生了恐懼感。

當天下午,醫生允許黃宏探視,一進去,當媽的就淚崩了:「我女兒全身到處插着管子,鼻子里、氣管里……手腳都被綁着,醫生說不綁着怕她自己往下拔管。」

 

喉乳頭狀瘤是由乳頭狀瘤病毒(簡稱HPV)感染引起的。「我當時接受不了這個結果,這麼健康漂亮的一個孩子,怎麼就得了這個病呢?」

對於一個22個月大的孩子來說,她要承受的痛,難以想象。

從小就出入醫院,並沒有讓甜甜對醫院產生熟悉感,相反,她對醫院無比恐懼,尤其是抱她進手術室時,她更是極度害怕,每次都拚命掙扎想逃走,醫生護士都要想盡辦法安撫她,有時候什麼辦法都無效,只能手術全部準備好了,強行把她抱進去。

今日关键词:北京经济补偿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