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日本的「家里蹲」人数会超过1000万人!-新闻写作教程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摄影作品首页>>国际新闻>>正文

日本产经新闻-全日本的「家里蹲」人数会超过1000万人!

长江现死亡江豚

不過,隨着年齡增長,「家裡蹲」回歸社會的信心與可能性逐漸降低。

她春夏秋冬日復一日地睡懶覺、看漫畫、吃飯、發呆,靠父親照顧過活,父女二人倒也樂在其中。父親任勞任怨地陪伴女兒度過了一年四季,最後對她說:「等夏天結束,請你從家裡搬走,工作也好,游手好閒也罷,總之先從家裡出去。」

日本內閣府2019年公佈的《生活狀況相關調查》顯示,全國40至64歲的人口中,約有61.3萬人處於「家裡蹲」狀態2017年度的《兒童。年輕人白皮書》則披露,15至39歲的「家裡蹲」人數約有71萬。雖然兩次調查的方法有些不同,

雖然「家裡蹲」群體的整體犯罪率低於普通人群,但每當發生惡性事件,「家裡蹲」身份總會成為焦點,反過來又加重了這個群體的污名。

但由此可大致估算,日本「家裡蹲」的總人數已經超過百萬人。早在1998年就著書關注該問題的築波大學醫學系教授齋籐環甚至警告稱,若無恰當對策,若干年後,全日本的「家裡蹲」人數會超過1000萬人。

NHK在近期專題節目中訪問了一名56歲男子伸一,他在父母過世後靠他們的存款過活,蟄居家中三十年。孰料節目播出後數日,伸一被發現餓死家中。他的弟弟後來回憶,哥哥是因為考大學多年失敗,找工作也不順利,歷經多次挫敗後失去信心,最終成為「家裡蹲」。

這個定義還可繼續細分:「狹義家裡蹲」指的是平時完全不出家門,甚至不出自己房門的人「廣義家裡蹲」則納入了平時雖待在家裡,但也會偶爾去趟便利店,或因自己感興趣的事偶爾出門的人。至於因生病或懷孕而在家休養,或是在家工作的自由職業者,則並不包括在內。

山下敦弘於2013年執導的影片《不求上進的玉子》中,前田敦子飾演的阪井玉子大學畢業後回到故鄉,成為終日無所事事的「家裡蹲」。

根據日本內務省的調查,「家裡蹲」中超過四分之三為男性,無法適應職場、人際關係處理不好和找工作碰壁是最常見的原因在學生中,則有在校遭受欺凌、考學失敗和無法融入校園等原因,與不登校人群有所重合。

知名動畫編劇岡田縻裡就曾因校園欺凌而拒絕上學、長期在家,她的自傳題目就叫做《不能去學校的我在寫出「未聞花名」「心在吶喊」之前》,還被日本放送協會(NHK)拍成了電視劇。

岡田縻裡能夠重返社會並且成為知名編劇,無疑是幸運的。

內務省的調查顯示,年輕「家裡蹲」中有四分之三已蟄居三年以上,高齡「家裡蹲」中則有一半已蟄居超過五年。如今,80歲的父母養著50歲的「家裡蹲」子女,已經成為一種值得關注的現象,被稱為「80-50問題」。

責任編輯:滅白

「家裡蹲」的日文由兩部份組成,字面意思分別是「抽離」和隱居、閉門不出。二者結合,指的是從社會抽離、足不出戶,不上學也不工作,除家人外,不與他人交流的人。

2018年,札幌市也曾出現82歲的母親與52歲的「家裡蹲」女兒雙雙因營養失調而身體衰弱、死於家中的事件。父母將長期」家裡蹲」的子女殺死的事件,之前也時有發生。

按日本厚生勞動省的定義,閉門不出的狀態至少要持續六個月,才會在調查中被定義為「家裡蹲」。

據中新網援引日本中文導報報道,根據日本政府的相關調查,日本「家裡蹲」的總人數可能已經超過百萬人。築波大學醫學系教授齋籐環甚至警告稱,若無恰當對策,若干年後,全日本的「家裡蹲」人數會超過1000萬人!

影片中的玉子似乎就這樣輕鬆自然地脫離了「家裡蹲」狀態。但在現實中,在極其在乎他人看法的日本社會,蟄居一族若想回歸正常生活,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日本政府也嘗試了許多方式幫助「家裡蹲」青少年,例如設立網絡學校,鼓勵「家裡蹲」學生按照自己的節奏在家學習建立支援中心,由社工上門探訪,鼓勵「家裡蹲」走出家門。

今日关键词:李菁菁宣布退圈